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扫晴娘》扫晴娘喜欢什么礼物 019、我不配! 扫晴娘RPS

《扫晴娘》扫晴娘喜欢什么礼物 019、我不配! 扫晴娘RPS

发布时间:2021-01-13 15:03:5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张碧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张碧原创小说《扫晴娘》,主角是段水遥,冷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天,段水遥没有照例去吃冷大公子的那碗许多女子

扫晴娘

推荐指数:10分

《扫晴娘》在线阅读

《扫晴娘》 免费试读


第二天,段水遥没有照例去吃冷大公子的那碗许多女子挤破头想尝一尝的阳Chun面。冷大公子捧着面等啊等,就看见段水遥挥着扫帚“洒、洒、洒”从店门口扫了过去。

咋回事?冷大公子扭头看向豆芽。

豆芽眨了眨眼睛,又撸了撸他额前稀疏的几根头发,想出个答案:“公子,昨天我出去赶走那些想吃您煮的面的女人的时候,好像看见段姑娘站在街角那个石敢当那儿,不过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转身走了,不知道有没有看错。”

那又怎么样?冷大公子皱眉,嫌弃豆芽不把话说清楚。

豆芽跺脚,恨铁不成钢的把话说白:“段姑娘是个死心眼的姑娘,她看到那么多人要吃你的面,肯定想你忙不过来,她一个白吃白喝的怎好意思再来!”(观众:真的是这样吗?)

冷大公子听了白痴豆芽的话,醍醐灌顶,赶紧追出去:“段姑娘!”

段水遥回头,有些不知所措,像只小兔子,没有如往常那样爽朗地唤他一声“冷公子”。

“店里没人,怎么不进来?”他按照豆芽的思路,段水遥是看到他店里人太多不好意思进来,抓了重点问。

“冷公子,我想,我不能天天去叨扰你。之前是我太不知礼数,请冷公子勿怪。”

冷屠袖眉头皱的更深,这啥意思?

“……我没觉得你扰我,所以你以后还是天天来吧。”

段水遥脸微红,她的手攥着扫帚,不敢看冷屠袖:“冷公子,我爹从前给我讲过一个一饭之恩的故事,说陈国以前有个很穷的读书人上京赶考,肚子太饿晕倒在路上,后来有个貌美的贵族姑娘救了他,给了他一碗饭吃,后来那书生金榜题名,要求娶那个姑娘,可姑娘并不喜欢书生,断然拒绝了他,跟他说:她不过是看他可怜才给了书生一碗饭,并没有别的意思,书生自作多情罢了。”

冷屠袖太阳Xue突突地跳,段水遥这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冷公子不过也是可怜我,我却贪得无厌,像那个书生一样。我想那个书生一定是看贵族姑娘貌美心善,心里喜欢,于是把报恩当做幌子想要占有这么美好的人,却被人家姑娘一下就拆穿了。水遥对公子也存着那样的心思,倒是污了冷公子对我的怜悯之心,所以我还是不要再受冷公子恩惠比较好。”

“……”

不要以为笨笨傻傻的小姑娘就好骗,她认真地钻牛角起来,那思路都不是正常人能钻出来的。

昨晚上,段水遥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满脑子都是冷记面馆门前那一溜花枝招展的女子,个个比她好看,个个比她聪明。她觉得这么多比她强的姑娘都喜欢冷公子,冷公子是人中龙凤,自应该有一个同样娇贵别致的姑娘配他,她爹爹教过她,这叫门当户对。

她却对冷公子生出非分之想,还有些妒忌那些姑娘,实在是不应该。

好在冷大公子也不属于正常人的范畴一列,他思忖片刻,方答:“你都吃了我那么多碗面了,那姑娘只给了书生一碗,如何能一样?我爹从前也给我讲过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道理,就像水滴石穿,铁杵成针。你听过吗?”

嗯?

这些成语她倒是都懂,放在冷大公子的话里,她忽然又都不太懂了。

“我允许你对我存那样的心思。”

江湖人士大都有晨练的习惯,京城寸土寸金,他们只能在大街小巷随便练练,冷大公子说完这话,忽然觉得周围有许多目光盯着他,扫视一圈才发现许多小巷子里都探出好几个脑袋,正在偷看他追姑娘。

冷大公子轻咳一声,许多脑袋缩了回去,还有不知从何处冒出几个青崖宫的打手,心领神会了少宫主的意思,准备收拾一下这些八卦无聊的人。

段水遥才想起正事:“冷公子,昨日我扫街时听到有人在说,他们要找圣武令,他们的掌门接到消息,圣武令在京城,他们觉得可能在你手里……冷公子,你要当心一些。”

冷屠袖已然知道这些人的意图,昨夜里冷记面馆被不要命的小贼人光顾了不下二十次,全被冷大公子扔了出去。只是还没有查到是哪个王八羔子传出这个谣言,若是被他查到,非打死他。冷大公子从来不怕高手来找他决斗,打一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事儿,十分简单。但最讨厌今次这种人海战术,就好像夏天里的苍蝇和蚊子,打不死赶不完,烦人又劳神。

“嗯。”冷大公子答应了段水遥。

段水遥该说的都说完了,正想要走,恰看见一个飞来飞去的手下,指着他惊讶:“这人!”她昨天受到相思门打树姑娘的启发,联想到这些天开乐街总是干净地有些不可思议。豆芽说京城老百姓素质提高了,可京城的树总不会都不掉叶子吧……

遂,段水遥今儿特地提早了一个时辰出来,偷偷查看开乐街。果见好几个人在开乐街上扫地,扫地十分认真起劲。

小时候水遥她爹讲过一个田螺姑娘的故事,说一个书生从田里捡回了个田螺养着,想养几天养干净了再吃。结果那以后每天出门再回来,家里都打扫干净还烧好饭做好菜,书生惊奇不已,有一天他故意假装出门,等了一会儿冲回去看见有个漂亮的姑娘,才知道是田螺里的小精灵。田螺姑娘求他不要吃掉自己,田螺姑娘愿意给他当媳妇。书生就有了一个漂亮又能干的小媳妇。

眼前,她见这么多田螺公子,激动地冲出去欲问他们作甚帮她扫这开乐街,可惜这些田螺公子都会武功,一见她出现,吓得一道道影子嗖嗖嗖地拔地而起,眨眼就没了踪影。

“这人打架还拿着扫把。”跟我晨间见到的田螺公子好像。

段水遥狐疑,又打量冷屠袖。

冷大公子牢记着那个狼来了的故事,打定了主意不能对段水遥说谎。可是段水遥现在又没问他,他就假装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冷公子不光每天请我吃面,是不是还派人帮我扫地了?”

“……”冷大公子抬头望天。

“真的是你啊……”段水遥惊讶。

冷大公子留心了一下她的反应,豆芽说要是看到段姑娘高兴再承认,现在段姑娘除了惊讶好像没有惊喜,可他又不敢否认,要怎么办?

青崖宫冷大魔头教过儿子,儿子啊,打不过的敌人,别死撑,记得逃跑啊。

冷屠袖忽然想起他爹的话,转身就走。

他一路走去了京城大牢,把牢头一掌劈晕。

大牢里的囚犯见大王来,十分雀跃。

他记得那刀疤男的牢房位置,径直走过去,问他:“如果一个姑娘天天都跟你打招呼,还吃你给她做的早点,很高兴的样子。可是突然有一天,她没跟你打招呼,也不肯吃你做的早点,是为什么?”

刀疤男没想到大王劈头盖脸就问这么深度的问题,**了一会儿,“应当是生气了。”

“昨儿还好好的,我没做什么惹她生气的事情。”

“那可不一定。”刀疤男高深莫测的一笑。

大牢里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少宫主,有回我家那母老虎问我隔壁老王家的新娶的小媳妇好看不好看,她觉得好看,我顺着她意思也说好看,她一个月没理我。”

“是啊是啊,从前老子给楚楚楼的花魁送了一个月胭脂水粉,眼见人家快点头同意了临时却又不肯,问她她不说,还是人家**跟我说,她嫌弃我最后一天送去的木头簪子一点不值钱,卧槽,那是老子亲手做的!”

“女人不是善妒就是爱你的财,少宫主你想想是不是没说花言巧语夸她,或者昨儿其实是她生日之类,你忘了送她礼物?”

……

“她不是那样的人。”冷大公子飞刀似的小眼神,刷地扫射过去,众人缄口。一谈女人这群臭老爷们就兴奋过头,把大王惹恼了,小命不保。

还是刀疤男胆子大些,又问:“少宫主啊,你在江湖上那是一朵花,多少姑娘想摘了去插在胸前显摆,你是不是和别的姑娘处一块儿时,被那小姑娘瞧见了?”

冷大公子想起豆芽说的话,点头:“昨天来了好几十个。”

刀疤男扶额,高富帅怎么这么叫人讨厌!真讨厌!

“那小姑娘肯定是因为这事儿吃醋了!少宫主,这是好事啊,说明人家十分在意少宫主!”

原来是这样!冷大公子豁然开朗,转身欲走,忽然想起来另外一个问题,又问:“你们谁知道圣武令的下落,谁说得有用我帮谁越狱。”

无人接话。

只一道有力的目光,从牢房的小角落里射来,冷大公子察觉了后回望过去,那人又将目光移向别处。冷屠袖虽然不认得这人的脸,但记得这人所处牢房的位置,因为之前段水遥关在他旁边,临走还叫段水遥帮他埋颗种子,也不知道段水遥埋没埋。

但这人不说话,冷屠袖也便没多问,扬长而去。

扫晴娘

作者:张碧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张碧原创小说《扫晴娘》,主角是段水遥,冷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天,段水遥没有照例去吃冷大公子的那碗许多女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