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陆少 别来无恙 第14章 渣爹后妈白莲花,齐了!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cp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陆少 别来无恙 第14章 渣爹后妈白莲花,齐了!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cp

发布时间:2019-08-28 00:41:1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江小妃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的小说,是作者江小妃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收拾好自己,盛知夏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西海码头,因为骨灰入海仪式的轰动,路上的车堵得要命 走走停停间,司机在或大或小声地骂人,盛知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 免费试读


收拾好自己,盛知夏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西海码头,因为骨灰入海仪式的轰动,路上的车堵得要命

走走停停间,司机在或大或小声地骂人,盛知夏靠在车后座,拿手机搜索起了“盛知夏”这个关键词。

她的搜索词条上,已经标注了清晰的生卒年,还有她的履历,包括她的家族和她的婚姻状况,都一一列了出来。

盛知夏一一浏览过去,盛家祖上是皇亲,她的曾外祖父是末代军阀,外公是开国将军,父母从商,她一生顺风顺水,一手开创了“灵犀珠宝”品牌,并一举夺得了世界珠宝设计大赛的奖项,“灵犀珠宝”成为国际认可的著名华人设计师品牌。

她短暂的二十五年生涯里,有一个地方因为另一个人的原因,被特意标注了出来——

“盛知夏十五岁,和陆慕辰订婚,盛家与陆家联姻,一时佳话。

盛知夏二十岁,双方和平解除婚约,陆慕辰出国。

盛知夏二十一岁,与贺以南结婚……”

之后,便是“盛知夏于二十五岁生日前夜,不幸溺水而亡,一代天才设计师陨落灵犀河。”

盛知夏弯起唇,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词条上轻描淡写的一笔,却已经是她的整个人生,从她订婚到结婚到死亡,不实的部分太多太多,她却再也没有办法辩解一句。

“小姑娘,西海码头到了。”

出租车司机师傅忽然在前面说话了。

原来,已经到地方了。

盛知夏往外一看,西海码头人山人海,根本连挤都挤不进去,她的骨灰入海仪式,就那么好看?

“啧啧,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死去的那位大小姐不知道还能不能安息。”司机师傅叹了口气,扭头问盛知夏:“小姑娘,你也是来看撒骨灰的?”

盛知夏收回目光,冲司机点了点头:“听说好看。”

司机师傅摇了摇头:“咱们老祖宗的传统,就是讲究入土为安,把人烧成灰撒进海里,作孽。小孩子还是回去吧,不吉利。”

盛知夏唇角弯了起来,轻轻地说:“谢谢师傅,我看一眼就走。没看过,凑凑热闹。”

她说着,付钱下车。

要是司机师傅知道她是谁,恐怕会吓死,一个无处可去的冤魂,的确是来凑凑热闹而已。

“望远镜,望远镜了啊,近距离观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五百块,五百块……”

“游轮票,游轮票,我们内部有人,可以出席骨灰入海仪式现场,只卖八千八,八千八了啊!”

“小马扎,等位不怕累,来,来,来,五十块,五十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小姑娘,水需要吗?太阳伞需要吗?墨镜?防晒霜?你缺啥我这里有啥!”

“……”

人声鼎沸中,黄牛、小贩各种声音都有,盛知夏被这些外围的路人挤来挤去,她现在和邮轮的距离像是隔了整个码头广场那样遥远,她是这庞杂拥挤的路人中的一个,再也不是什么豪门千金百年贵族。

太阳在头顶处,她的影子缩成一个点,渺小得不起眼。

“别挤别挤,还没开始呢,你们急什么?还有半小时!”

又有人陆续地赶过来,盛知夏被推来挡去,已经看见大批维护治安的制服朝这边过来。

她唯一的机会,只能是靠白捡来的“爸”,盛知夏退到人群外,正要拿手机打电话,忽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下她的肩膀:“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

盛知夏回头,看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长相普通,却因为精致妆容的原因,显得娇艳明媚。这女孩化着心机的妆容,看似没化,实质耗费的时间必定不低于两三个小时。她身上穿着一身雪白的连衣裙,飘逸如仙,是某品牌的高级定制,根本不像是来参加葬礼,而像是来参加婚礼。

“爸,妈,你看我姐,太寒碜了,几百年都是这种老土的打扮,真是丢我们家的脸!爸,你确定让我姐也去?”那女孩上下打量了一下盛知夏,发现她只穿着一身普通的棉质粗格子连衣裙,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提着裙子往回走了两步,挽住了一个挺着大肚腩的臃肿男人的胳膊,撒娇道。

“呵呵,老楚,你女儿和她妈一个德性,仗着自己长得漂亮,什么男人都喜欢她,可狂妄着呢!还是我们楚琪听话,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一个装扮同样精致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一头烫染的卷发,穿着贴身的旗袍,眼神扫过盛知夏的脸,刻薄地笑道,句句带刺。

那臃肿的大肚腩男人怒不可遏地盯着盛知夏,抬起手就要上前:“楚媛,我让你回去换衣服,你故意跟老子作对是吧?你存心的!看老子不揭了你的皮!”

盛知夏站在原地未动,忽然一把攥住了男人打过来的手腕,仰头盯着男人的眼睛,皮笑肉不笑道:“爸,你要是不怕动静闹大,就尽管朝我的脸打下去。在你的眼里,我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不就是这张脸了吗?你真舍得打?呵,不是我狂妄,以妹妹这种平庸的姿色,给陆慕辰少爷刷马桶都不配。你盼着她嫁入豪门?凭什么呀?指望陆慕辰少爷眼瞎了?”

盛知夏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软软糯糯,现场三人却都听见了。

“楚媛!你的嘴真贱!”楚琪上去就想撕烂盛知夏的嘴,连中年女人也气得直发抖:“楚一关,你听听楚媛说的什么话!反了天了!这死丫头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杂种!”

“哦,杂种?谁生的?”盛知夏看向楚一关,明知故问。

楚一关脸都黑了,一把推开盛知夏的手,却没动手教训,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她道:“楚媛,嘴皮子利索了啊,敢顶嘴了,谁借给你的胆子?老子告诉你,待会儿进了邮轮,到了骨灰撒海仪式现场,你给老子好好表现,陆慕辰少爷在哪儿,你就在哪儿,就算是下药,也要给老子把他拿下!”

盛知夏眼神扫向气得咬牙切齿的楚琪母女,心里冷笑,陆慕辰也真够倒霉的,这码头上少说有几千人,其中有多少是为她盛知夏来的,多少是为陆慕辰来的?像这个姓楚的老男人一样,打算给陆慕辰下药也要把女儿送给他的人,恐怕不止一两个吧?

最好每个人都给陆慕辰下药,她迫不及待想看陆慕辰颜面尽失的样子。

“那就走吧,爸。”盛知夏率先朝来宾特殊通道走去,不争不辩,异常听话。

“爸爸,你看楚媛……”楚琪还拉着楚一关撒娇。

“好了,好了,等今天的事儿解决再说,小琪,你不要闹。”楚一关盯着楚媛的背影,心里若有所思,随后跟自己的老婆递了个眼色,他老婆刘瑞芳点了点头。

楚琪察觉到父母的互动眼神,这才乖乖闭嘴,默默跟在楚媛身后。楚媛今天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肯定有她的好果子吃!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

作者:江小妃类型:婚恋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的小说,是作者江小妃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收拾好自己,盛知夏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西海码头,因为骨灰入海仪式的轰动,路上的车堵得要命 走走停停间,司机在或大或小声地骂人,盛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