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雪山神锋传》篮坛神锋 第四十章 大典前夜 雪山神锋传傲娇受

《雪山神锋传》篮坛神锋 第四十章 大典前夜 雪山神锋传傲娇受

发布时间:2020-06-03 12:14:2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惊寒一夏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公孙忆,裴书白的小说是《雪山神锋传》,它的作者是惊寒一夏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公孙忆和赤云道人听完大惊,又是四刹门!赤云道人说道:“你不是说教主在闭关吗?缘何会去四刹门?” 鸩婆摇头道:“这事说来话长,与其

雪山神锋传

推荐指数:10分

《雪山神锋传》在线阅读

《雪山神锋传》 免费试读


公孙忆和赤云道人听完大惊,又是四刹门!赤云道人说道:“你不是说教主在闭关吗?缘何会去四刹门?”

鸩婆摇头道:“这事说来话长,与其说是教主去四刹门,倒不如说是隆贵教主被逼无奈非去不可的。”

二人听完无不愕然,公孙忆诧异道:“五仙教如何与那四刹门扯上关系的?”

鸩婆道:“一个月前,隆贵教主说要闭关修炼,别人不知我与教主自小就相识,他闭不闭关我哪能不知晓,于是便直言问询,不料教主一改常态,竟然大怒让我不要再问。之后几天,教主心神不宁,惶惶不可终日,每日也不问教中事,只是召见药尊长老密谈,我屡次想去找他,他似乎都躲着我。”

赤云道人问道:“隆贵教主每日都去找药尊长老,你就没去找药尊问问吗?”

鸩婆苦笑一声指了指眼前的药罐:“一直以来,我很少过问教中事务,每日只和这些打交道,连随从亲信也就翁波他们几人,虽也是长老,但和药尊不同,他实属教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我去找他问,还不如去问教主。”

公孙忆道:“常闻五仙教有四大长老,如果隆贵教主行为反常,你大可联合其他两位长老一起,这样一来教主自然不会不理。”

鸩婆看了眼公孙忆:“公孙先生有所不知,五仙教再没有四大长老了,除了我和药尊以外,圣蛛长老炼毒时被毒物反噬,终是没能救过来,而另外一个金蟾长老却是被人毒死了。”

赤云道人问道:“五仙教的长老?被别人毒死了?鸩婆你可别乱说。”

“我骗你作甚?只是公孙先生问起来,我才说予你二人。”

公孙忆心中也是惊诧万分,一个五仙教的长老,不说武功多强,至少用毒的本事已经登峰造极,为何还会被别人毒死?还来不及说话,赤云道人便接言道:“这金蟾长老被人毒死,能做到这个地步的,莫不是你鸩婆吧?要么就是隆贵教主。”

鸩婆苦笑一声说道:“就是我和教主想毒杀金蟾,也不是易事,杀金蟾长老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弟弟,四刹门的病公子。”

公孙忆听到这个名字脸上微微变色:“四刹门病公子我与他有过接触,只是不知道他竟然和五仙教有这层关系?金蟾长老的弟弟竟然是四刹门四刹之一?”

鸩婆说道:“这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秘密,病公子本就是五仙教中之人,金蟾长老和病公子这兄弟二人素来不睦,许多年以前二人便分道扬镳,病公子负起出走再也没回来,后来在四刹门名头越来越响,金蟾长老中间到去找过病公子几次,每次回来都是闷闷不乐,问他详情他也不说,半年前金蟾长老的尸体被人在斑斓谷中发现,死因大为蹊跷,金蟾长老炼制的蟾毒可以说是他的不传秘技,算得上五仙教数一数二的毒物,可金蟾长老偏偏就是死在这上面,举世除了金蟾,能用此毒的,除了病公子再无第二个。”

赤云道人道:“那病公子为什么会杀金蟾长老呢?”

“起初我们也没有往四刹门想,因为我们五仙教现如今也算是武林大派,但终归地处偏远很少过问江湖事,所以金蟾长老死因虽然蹊跷,但毕竟是死在斑斓谷中,所以将金蟾长老后事处理完,也就没再去过问,只是后来的一件事,让我才想通了这里面的所有事。”

鸩婆说完顿了顿,起身拿出了一个匣子接着说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从金蟾长老尸体中寻得,因为当时教徒来报,我是第一个赶去的长老,也是第一个敢动金蟾尸体的人,我便在他怀中找到了这个事物,公孙先生,这个东西想必你很熟悉。”

公孙忆听完一愣,连忙走上前去,想要看看鸩婆手中匣子里到底是什么,赤云道人也好奇心起凑了过来。只见鸩婆轻轻打开匣盖,露出了里面的事物。

二人见匣中事物,顿时大吃一惊,公孙忆更是失口喊出:“极乐图!”

鸩婆说道:“不错,这就是极乐图的一张残片,而且就是你们公孙家的那一张。”

公孙忆只觉心头震颤,时隔这么多年,再次见到自己家失落的宝贝,怎么能不动容,可这极乐图残片为何会在鸩婆手中,却怎么也想不通,当即便开口询问。

鸩婆道:“公孙先生也莫要激动,当年红枫林一战武林中谁人不知?后来听说四刹门的病公子将你重伤,抢了你公孙家的残图,当时还道是谣传,只是后来你消失不见,众人便信了七分,所以四刹门手中有残图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秘密,只是后来发生了什么,除了亲历者武林中便很少有人得知。而金蟾长老是病公子的兄长,对于此事他倒是比别人知道的多些。”

公孙忆连忙问道:“鸩婆前辈,当年我确实是被病公子打伤,不仅家父交给我的极乐图残片被抢了去,连我都差点没命,只是后来侥幸脱逃,至于这残图后来去了哪,我便不知晓了,还请前辈明示。”

鸩婆说道:“四刹门夺图其实本和五仙教无关,我们五仙教本来对于极乐图也不感兴趣,当年神秘少年也没有到五仙教来,所以本身极乐图埋藏的宝贝,也与五仙教无关,只是在金蟾长老去世前半年,一天夜里教中发生了一件怪事,当天夜里斑斓谷里窜出来一个黑影,这人影极快,翁波他们守山门的来不及反应,那人影就直奔长老居寝,待众人追上前去,那人影便闪身进了金蟾长老的房间,翁波他们上前询问,却被金蟾长老挡了回去。翁波哪敢忤逆长老,于是折返向我禀告,本来我就不问教中事务,所以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去见教主,才知道教中圣物蚺王鼎被盗了。”

赤云道人眼睛一瞪:“什么?你是说五仙教代代相传的宝物蚺王鼎被人偷了?”

鸩婆点点头说道:“这蚺王鼎是教主保管,始终藏在教主那里,很少有人知道具体在哪,其实就算知道,有隆贵教主在,谁又能动得了宝鼎,可偏偏蚺王鼎就是没了,我原本以为教主会迁怒金蟾,逼问他黑影来历,可教主竟然把这事给压了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当夜闯入五仙教的人就是病公子,他来五仙教有两个目的,一是夺蚺王鼎,二来为了极乐图的破图之法。”

二人越听越心惊,许久未下山,武林中竟为了极乐图,连五仙教也被卷来进来。

鸩婆接着说道:“病公子那夜过来,在金蟾屋中已经斗了一场,病公子本就是用毒的奇才,许多年不见,金蟾长老竟然不是对手,落了下风,想着教中除了教主便很难再有第二个人能制住他,于是便带着病公子去找教主,谁知教主也难敌病公子,被病公子夺了宝鼎,打斗中教主得知,病公子此番前来,就是想在五仙教寻一种奇药,此药只有蚺王鼎可以炼化,病公子夺鼎炼药,说是为了破图,但到底是什么药,如何破图却未可知。后来病公子全身而退,他本就是五仙教出去的,斑斓谷哪拦得住他,他走后教主便和金蟾、药尊还有我三位长老合计此事,由金蟾长老出面去四刹门,看看病公子能不能看在兄弟情面将鼎还回来,谁知金蟾长老这么一去就是好几个月,之后便死在了斑斓谷中,想来这图便是金蟾长老前去四刹门时所得,不过这残图只是拓片,并不是真品。”

公孙忆连忙将匣中残图拿起来细细观瞧,果然这图和之前父亲给自己的那张图很像,但除了图上笔画相仿,残图材质大小都不相同。于是开口说道:“鸩婆前辈,这确实是拓片,但金蟾长老为什么要拓印残图呢?”

鸩婆说道:“这个便想不通了,但这拓片本就是金蟾拿命换的遗物,我便将它好生保管,他日说不定能拍上用场。金蟾死后教主将此事压了下去,之后每日和药尊会谈,教中事务也皆由药尊接管,我拿着这拓片去找教主,他却不太关心拓片的事,只是叫我安心炼药,别再过问,终于有一日,他跟我说要闭关,我一听便知他有所隐瞒,之后他大发雷霆不让我再问,半个月前,教主便离开五仙教去四刹门了。”

赤云道人说道:“既然不让你过问,你又如何知道隆贵教主是去四刹门了?”

鸩婆苦笑道:“这里面蹊跷太多,任我想破头也难想通,病公子夜闯五仙教、在教主那里夺取蚺王鼎、之后金蟾长老前去五仙教却死在斑斓谷,再加上金蟾长老留下的极乐图拓片,这些事怎么也连不到一起去,直到教主离开前的那晚给我留书一封,我才知道整件事的梗概。”

公孙忆道:“前辈,隆贵教主留书可否给在下看看。”

鸩婆当即便将隆贵留书拿出来,交予公孙忆。

“那日病公子夜闯吾教,夺教中至宝,吾与金蟾联手竟不能匹敌,病公子此番前来只为寻得极乐图破图之法,此前四刹门偶得一方,病公子便尝试此法破图,但炼制秘药需我教至宝,便上门夺鼎。

与病公子缠斗之时便察觉,他毒术奇高,只在你我之上,且不少毒技皆是我教近年研出的不传法门,病公子陡然使出,我与金蟾皆不能敌,想来教中必是有人将秘法传于四刹门。

吾教偏安一隅,实不愿卷入纷争,但世间岂能事事如愿,你我多年至交,眼下金蟾已死,能将秘法外传之人只剩药尊一人,此人心思缜密,城府颇深,近日我多方与他交谈,均滴水不漏,却不知越是尽善尽美越是可疑,眼下教中徒众半数乃是药尊手下,药尊知我教圣物被盗,若是煽

雪山神锋传

作者:惊寒一夏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公孙忆,裴书白的小说是《雪山神锋传》,它的作者是惊寒一夏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公孙忆和赤云道人听完大惊,又是四刹门!赤云道人说道:“你不是说教主在闭关吗?缘何会去四刹门?” 鸩婆摇头道:“这事说来话长,与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