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雪山神锋传》篮坛神锋 第六章 纸人 雪山神锋传圣水

《雪山神锋传》篮坛神锋 第六章 纸人 雪山神锋传圣水

发布时间:2020-06-03 12:14:1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惊寒一夏 状态:已完结

新书《雪山神锋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惊寒一夏,主角公孙忆,裴书白,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断龙石将四人分了两拨,生不欢、死亦苦、裴无极在密室之中,裴书白则隔在了断龙石后。生不欢大怒,催动销骨掌,连连轰击巨石,密室之中,

雪山神锋传

推荐指数:10分

《雪山神锋传》在线阅读

《雪山神锋传》 免费试读


断龙石将四人分了两拨,生不欢、死亦苦、裴无极在密室之中,裴书白则隔在了断龙石后。生不欢大怒,催动销骨掌,连连轰击巨石,密室之中,振聋发聩。死亦苦则环顾密室四周,寻找举起断龙石的机关:“徒费气力!”生不欢一口气轰了数十掌,这断龙石没有挪动分豪,登时又怒不可遏,抄起玄铁剪刀,对着地上的裴无极的脖颈剪去。

死亦苦收了佝偻傀儡,快步走出密室,生不欢杀心未尽,仍想再在裴无极身上剪上两刀。无奈死亦苦已然离去,只得也跟着走出密室。众门徒眼见二刹归来,只当二人得手,便一番山呼海啸:

“恭喜二刹,贺喜二刹。今日得了这极乐图残片,完璧指日可待。”有几人竟喊得嗓子充血,连连咳嗽,恨不得多长张嘴,喊的更亮些。

有眼皮子活的赶紧噤声,二刹面带不快,生不欢更是面色狰狞,一目通红,血丝满布瞪得老大,像是要把人看死。

钟山破见状,心下已是了然,这生死二刹进屋,并没有拿到极乐图残片,缘何进去四人只出来两人,便死活想不通,不过可以想到的是,生不欢、死亦苦和裴无极爷孙俩进屋之后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二刹失了手,不过,一想到裴书白这个小娃娃如果能够死里逃生,钟山破竟有些快意。

死亦苦冷眼扫了扫众门徒,众人登时没了声音,也不知是酷寒难当还是心里恐惧,不少刚刚叫的最响的几人,恨自己为啥要长舌头,眼下被死亦苦恨恨盯着,颤抖不止。

“听好了,裴老贼已然毙命,不过让这小娃娃从密道逃了,你们现在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小娃娃给我找出来,生死不顾,找到了有赏!”死亦苦恨恨说道。

众人生疑,这裴无极一个油尽灯枯的老头儿,再加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娃娃,怎么能从二刹手里逃掉的?不过哪有人敢问,众人当下就分了几波,进屋的进屋、出门的出门,四散找寻裴书白下落。

断龙石将外面的光挡住了,狭小的空间只剩裴书白一人,八岁幼童不敢发出声音,他知道爷爷这么做,便是要救他。裴书白静静的蹲在地上,竖着的小耳朵听不到外面任何声音,只剩下咕咚咕咚的心跳声。裴书白对这密室,其实并不陌生,白玉支手后面便是密道,通向的不是别处,正是马扎纸待的那间独屋。裴书白将锦囊贴身放了,摸着黑爬向白玉支手的位置。

“啊。”

裴书白只觉掌心一痛,喊出声来。原来是小手按在了碎片之上,不过裴书白终归还是害怕,啊了一声便捂住小嘴,生怕这嘴不受控制,再发出声响,引来那凶巴巴的二人。就这样待了一会,并无异状,裴书白便找到了暗门,随后进了密道。早些时候,裴书白并不知道死是什么,家中长辈都在为爷爷操办身后事,他还在顽皮,遭到大伯和父亲好生一顿骂,心里委屈便穿过密道去独屋玩耍,现如今再走密道,已然两种心境,想到父母不在,家人皆亡,裴书白眼泪便止不住的流。

话分两头说,自打裴书白从独屋离开,这马扎纸就加紧干活,想着早早结束,早点拿钱,不料这打斗声越来越吵,马扎纸虽是粗人一个,但终究知道裴家出了事,于是蹑手蹑脚上前偷看,这一看不打紧,当真是三魂丢了七魄,庭院中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光是披麻戴孝的死人就有好几个,连寻他过来的韵儿也已香消玉殒,裴书白这个小娃娃也被擒了去,凶多吉少。

马扎纸看的是头皮发麻,愕然自语:“莫不是进错了地方,闯入了修罗炼狱,阎罗王手下罗刹收人?端的是惨绝人寰”,言罢,马扎纸慢慢挪动身体,一点一点退回到独屋,赶紧收拾了物件,准备离开。不料刚刚准备抬脚出门,独屋密道中出来一人,不是裴书白又能是谁?

马扎纸惊道:“孩子,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裴书白终究稚嫩,如此惨历能出密道已然不易,所以看到了马扎纸以后,便倒在地上,没了意识。马扎纸慌了手脚:“这可如何是好?到底这家得罪了什么人,竟遭灭门大祸!罢了罢了,这小娃娃若是落入那些人手中,铁定是活不成了,我也做做好事,将这小娃娃带出去吧。”说完便将裴书白抱起来,正欲离开,听得门外嘈杂,原是找寻裴书白的四刹门徒已然近前。

马扎纸抖如筛糠,若是被这些人看到这娃娃,不说孩子没了,连自己性命都难保,当下环顾屋中,这独屋陈设本就简单,哪里又能藏身?无奈门外众人声音越来越响,不出一会,便会进屋。

“你带着两三个人,到附近找寻,仔细一点,你们几个随我进屋!”领头的门徒说完便踹门而入,一眼就看见了屋中的马扎纸。

“你是谁?”

马扎纸看了看眼前几人,个个膀圆腰粗,凶神恶煞,顿时抖了起来:“小的,小的是邻村扎纸师傅,今日。。。裴家办白事,小的。。。小的前来扎纸,现如今活已干完,准备拿钱走人。”

为首门徒叫做王擒虎,长的是獐头鼠目,两撇八字胡挂在嘴边,一幅厌恶之像,一双小眼盯着马扎纸道:“你莫要欺我,若是说半句假话,定教你知道厉害。”

“小的不敢,只要小的知道,定如实相告,还请大人高抬贵手,问完就让小的走吧。”

“呵呵,”为首门徒笑道:“离开不必,我问你几句话,你如实回答我。”说完单手一摆,手下几人旋即进屋寻找,屋中本就不大,一时间占了个满满登登。

“自不敢扯谎。”马扎纸恐惧至极,心脏狂跳,这裴书白此时就在屋中,若要被这几人找出来,自己也定会死在当场。

“我问你,这屋内屋外纸人纸马,都是出自你手?”王擒虎看了看屋外堆着的纸马。

“是的”马扎纸思绪飞转,饶是粗人一个,但眼下关乎到两人性命,马扎纸也是极力周旋。

“你可见到一个小娃娃?”王擒虎死死盯着马扎纸,马扎纸冷汗直流,回答道:“没,没见到。”

“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你当真没见到?”

“真的没见到”,马扎纸摇头摆手“不敢有半句虚言。”

进屋的四刹门徒一番找寻,这屋中除了马扎纸,就是这纸人纸物,并无孩子踪影,随即回禀道:“找了一番,未发现那小鬼。”

王擒虎说道:“好,你去禀告二刹,说我们发现此人,看二刹如何处置。”手下领命,跑了出去。马扎纸暗暗叫苦,眼前这几人虽然凶神恶煞,跟他看到的那两人比,简直就是活菩萨,若是落在那两人手里,哪还有命活?为首门徒也不再问话,堵在门口,不让马扎纸离开。不一会,门徒返回道:“二刹有令,带此人和纸人纸马到庭院中。”

王擒虎闻言,对马扎纸道:“还劳烦你走一遭罢。”说完用手指了指屋中事物,“你们几个将这纸人纸马带着。”众门徒心道:“这纸人纸马原是孝子贤孙拿着的,缘何让我们几个去拿,这不是给那死老头当孝子吗?”不过也只是心中抱怨,嘴上自不敢提。这些纸扎本就不重,有两三人出了屋子一手一个,将纸扎拿起便走,有几人上前准备将屋中纸扎拿起。马扎纸心跳如擂鼓,连忙上前,饶是干活出身,胳膊有力气,竟将其中一个童男纸扎单手抓起,众人不疑有他,拿了其余纸扎,离开独屋。

“腿脚加紧,莫要让二刹久等。”众人加紧脚步,马扎纸走在当中,王擒虎殿后,生怕马扎纸脱逃。此时马扎纸哪有心思逃跑,只觉一颗心快从嗓子眼里跳将出来,手中哪是纸扎?这童男扎纸里面,可真真的是藏着裴书白。

原来,马扎纸听到门外众人寻来,此时出门定是迎头撞上,两人定是十死无生,不如藏起来,本想带着裴书白进入密道,转头一想,这小娃娃本就是从密道中出来,若是密道中也有这些恶人,那更是无路逃,于是抬手将身边男童纸扎划开,将裴书白塞了进去,之后慢慢将纸扎斜斜倚在桌边,本想着将裴书白安顿好,自己找个纸马藏身,不料这些纸扎大小并不合适,马扎纸只恨自己平日里胡吃海塞,将身体吃的块大,又恨自己偷懒,没有扎个大物件,不过还容不得马扎纸细想,王擒虎便踹门而入,便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众人于路无话,马扎纸生怕此时裴书白乱动,若是破了这纸扎,后果可想而知。不多久,众人来到庭院之中,死亦苦兀自婆娑着手里的寒光宝甲,生不欢在庭院之中来回踱步,看到马扎纸一行人前来,便道:

“这就是你们找到的那个扎纸?”

不等王擒虎答话,马扎纸上来就跪,纳头便拜,“回大人话,是的。”倒不是马扎纸膝盖软,反倒是马扎纸粗中有细,跪下来可以扶着手中的纸扎,又可以用身体挡住纸扎后面的口子。

生不欢用手一指先前送过来的纸扎道:“你将手中纸扎和这些放在一起。”

马扎纸不敢违抗,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单手抓起男童,轻轻的放在一堆扎纸之中。生不欢不疑有他,问道:“你且回话,若是有半句虚言,定教你后悔活在世上。”

“是。”

“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姓马,干活的贱命,爹娘斗大的字也不识,便一直喊小名,小的幼时便胖,到了十岁,爹娘便喊我大壮,现如今别人都喊我马扎纸。”

生不欢单目一瞪:“住口,莫要废话连篇,问你什么你且简单回答,若是再饶唇,定

雪山神锋传

作者:惊寒一夏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新书《雪山神锋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惊寒一夏,主角公孙忆,裴书白,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断龙石将四人分了两拨,生不欢、死亦苦、裴无极在密室之中,裴书白则隔在了断龙石后。生不欢大怒,催动销骨掌,连连轰击巨石,密室之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