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扫晴娘》扫晴娘喜欢什么 章节在线试读 扫晴娘娘受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3:24

《扫晴娘》扫晴娘喜欢什么 章节在线试读 扫晴娘娘受 连载中

《扫晴娘》

来源: 作者:张碧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段水遥,冷青

《扫晴娘》作者:张碧,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段水遥,冷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段水遥就这样被京兆尹押回了官府审问。 豆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段水遥就这样被京兆尹押回了官府审问。

豆芽跑到冷青身后,他在内屋忙活故尔出来的晚些,就听见京兆尹下令抓人,豆芽忍不住多瞧了两眼自己主子的后脑勺。真不是他多心,豆芽跟着冷大公子这么多年,鲜少见他对什么人特别上心,连对着青崖宫宫主,也就是他亲爹,有时候也会犯脸盲症,亲爹都能认不出。

却说这扫街的姑娘,凭什么让冷大公子另眼相待?若说冷大公子是为了那十万两娶媳妇用的黄金,他豆芽把命根子割下来也绝壁是不相信的。或者,若说冷大公子对这个扫街的罪奴一见钟情……也真不是他瞧不起憨厚可爱的段水遥,就公子那不能见人的毛病,他真知道人家姑娘长什么模样?

所以……

豆芽望着冷大公子后脑勺出神间,那厢公子忽然发话了:“去查查。”

“欸?”豆芽一下子没明白他家主子在说什么。

“去查查最近江湖上哪些采|花贼来京城玩了。”冷青气息冷冽,目送京兆尹一行人离开。

青崖宫的情报网早十多年前就在江湖上数一数二,少宫主调查区区几个采|花贼的行踪自是轻而易举之事。可是怎么忽然就要调查这个?豆芽不禁又开始承上启下地胡思乱想。

所以……公子对段姑娘这么上心,八成是为了那齐国的传国玉玺。

一国之印,区区十万两黄金,连那玉里嵌着的一指甲盖污垢都买不动。宫主和少宫主都是那般聪明狡猾的人,这笔交易定然另有蹊跷,许是二位想从段姑娘这儿找到玉玺……然后把自己变成皇帝和太子啊!

豆芽顺了顺额前几个稀疏的头毛,(多虑给秃的),霍然开朗。既然段姑娘是成大事的关键,公子当然必须要救。眼下最有可能是采|花贼所为,如果抓到犯案的采|花贼,京兆尹自然不会再为难段姑娘。

“公子放心,属下立即去办!”豆芽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冷青独立于冷记面馆外,片刻,回身时,视线正巧与不远处的苏宋撞了个正着。

那厢段水遥被带回官府,京兆尹立即开堂审问。

京兆尹大人姓赵,名成德,原是某地小县令,十年前突然高升,空降做了这京兆尹的位子。朝堂里对此人的猜测很多,却始终没有个准确的答案,到底他走了什么狗屎运或者**,才会被如此破格提拔。

赵成德没用惊堂木,他就端坐在公案前,已叫人不怒自威。

“堂下何人。”他声音嘹亮,满堂皆清。

段水遥除了七岁时被钦差大臣押上牢车,再没这般近距离接触过什么大官。此时脑海中一片空白,瞪着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忘了说话。

一旁的师爷替段水遥做了回答:“启禀老爷,堂下此人名唤段水遥,是清道司的官奴,云州籍人,父亲段澄犯有通敌叛国之罪,十年前被阵法,这是他唯一的女儿。”

“我爹没有通敌叛国!”堂下跪着的姑娘冷不丁出声,鼓着腮帮子瞪那个师爷。

京兆尹依旧巍然不动地坐在那儿。师爷不屑段水遥,只微微抬头瞄了眼大人的反应,想捉摸一下大人的心思。而赵成德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目光如炬,专心瞧着段水遥的脸。

“你将那日事情的经过给本官一字不差地描述一遍。”赵成德复开口时全当没有听见段水遥的那句犯上的争辩,就关心当下的案子。

段水遥张了张嘴,还没发声,胡勒就忍不住要抢答:“大人,请让属下来说……”他进来以后一直跪在水遥旁边,手心出了一把汗。

“让她自己说。”赵成德指向段水遥。

“那日……我如往常一样从卯时开始扫街,扫到冷记面馆附近的小弄堂,转角有个石敢当,放在那里好多年了,我每天都习惯把石敢当后面也扫一扫,总能扫出些垃圾的。那日我也是那样,就从石敢当的后面扫出了肚兜和月事带……一开始我只是奇怪怎么有人乱丢这些姑娘家的私物,就把它们匆匆收拾进袋子,后来胡捕快过来,说有姑娘丢了,我就是怕万一有关系,所以给胡捕快看了一眼。胡捕快看完,原来真的和丢了的姑娘有关系,他就拿走了。大人……”段水遥小心翼翼说着,生怕说漏什么,说到肚兜和月事带的时候,脸红了。她最后那一声唤,似是还有话想说,匆匆抬头一瞧见那门神似的京兆尹,又给憋了回去。

赵成德又问:“这一过程,可有人证?”

“人证……”段水遥思索起来。她脑海里浮现当日几个经过的汉子,暧|昧地冲着她笑。可她不认识他们啊。

“启禀大人,冷记面馆的老板冷青一直站在面馆外面看,他可以证明!”是胡勒开的口。

水遥眼睛亮了亮,哦对,还有冷公子!冷公子可以帮她作证。顿时,段水遥对冷大公子的好感又晋升了一个层次。冷公子不光名字好,而且人也好天天请她吃面,现在还成了她的救星。

公案前的大人向师爷递了个眼神,师爷领悟,迅速命人去传唤冷记面馆的冷青。

这桩案子,横看竖看与段水遥、胡勒乃至冷青,其实都没有半分关系,赵成德能坐上京兆尹的位子,这点眼力劲和判断力还是有的。他本想走个形式,证明了段水遥清白,堵上那些无聊爱生事的市井之徒的口,也不愿去为难一个罪臣孤女。

谁料,偏有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喜欢胡闹。

冷青还没传到,严侍郎大舅子的夫人倒来了。她是那失踪的二小姐李九香的生母,大户人家在意嫡庶,这二小姐既是嫡出,自是李家的心头宝。只见那妇人一身绫罗绸缎,下巴对人,高傲不已。她整个人清瘦高挑,眉细而高挑,嘴唇薄,颧骨高,让神棍看见肯定会说这种面相的女子最尖酸刻薄。

“我女儿失踪,肯定跟这扫大街的贱婢有关系!”她笃定地站在那里发下话,长长的指甲指向段水遥。

段水遥眨巴了三下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李夫人已经略到水遥跟前,一把抓住段水遥的衣领,不给人任何准备的时间便发起疯来,狂摇水遥:“你这个天煞的小贱人,快说,把我家闺女藏哪儿去了!我可警告你,要是我家闺女少了一根头发,我要你不得好死……”

胡勒距离段水遥最近,欲扑过去把她从妇人的魔爪下解救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在胡勒刚抓住李夫人的肩膀之际,又有个人影闪电般出现,利索地带着段水遥转了三圈,远离泼妇。

陈国贵族妇女都喜欢留长指甲,李夫人的长指甲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划在段水遥不算白嫩的脸颊上,还是立即划出了一道红痕。段水遥自己并未察觉,倒是后来的这人,脸色沉下三分。

啪!

惊堂木震了。

“公堂之上,谁人放肆。”

赵成德这声吼,你以为指的是李夫人?

就看到一群官差锵锵锵跑过去围住冷青,虎视眈眈。

放肆的人分明是说他。

李夫人好端端站在那儿,依旧是不可一世的模样。

“冷公子。”段水遥定眼一看身边人,什么惊吓都忘了。

冷青来的真快,这会儿跪到段水遥的另一边,“小人冷青见过京兆尹大人。”

“你便是冷记面馆的老板?”

“是。”

“五日前的早晨,你可见过堂下这清道奴和捕快?”

“回大人,见过。五日前正是小人面馆开业的日子,所以记得十分清楚。早晨卯时刚过不久,段姑娘扫街扫到面馆附近,小人面馆正巧缺了一把扫帚,就想问她借来一用。走过去正看到她从转角的地方扫出两件姑娘家的私物,她脸都红透了。后来胡捕快来,见小人眼生还寻问了一些问题,胡捕快说了失踪女子的事儿,让段姑娘注意安全,而段姑娘把胡捕快拉得远了一些,叫他瞧麻袋里的肚兜和月事带,再后来清道司的张监管来了,还发了顿火。许多人都瞧见了。”

赵成德边听边点头。

豆芽站在堂外,暗暗想着:公子您这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您确定认得出这些当事人的脸吗,话说得有板有眼。公子您不光长得偶像派,演技还是实力派的!

而李夫人丢了心爱的女儿,哪里肯听这些,又胡搅蛮缠起来,“京兆尹大人,他们是一伙的!肯定是他们把我女儿藏起来了!你快抓了他们,给他们用刑,问出九香的下落。”

冷青自从飘进来,眉头就结住,这时听此妇人之话,眼里的杀气渐浓。她这疯子,怎么就非要抓着一个清道奴不放?想青崖宫做事的风格,从来是看你不顺眼就杀,哪里来这么多废话。偏偏现在不行,他得忍着。

京兆尹大人仿佛整个审问过程都自动屏蔽了李夫人,此时惊堂木一拍,下了定论:“段水遥、胡勒、冷青,一会儿在口供上签字画押,都暂且回去吧。”

“不行!怎么能就这样让这贱奴回去?我要去击鼓鸣冤。”李夫人蹦出来,她是铁了心要和段水遥过不去。

赵成德终于正眼瞧李夫人:“夫人要击鼓鸣冤,可有证据指证这堂下的女子绑架了你女儿?”

“有!”

“那就请夫人呈上来。”

李夫人兰花指一翘:“能呈上来的东西没有,但我看见九香失踪那天去找过这个清道奴!一个大小姐能和一个贱奴有什么可说的?大人你说奇怪不奇怪!”

段水遥诧异,她自己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儿?立即争辩:“我不认识你女儿,都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