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神医狂妃王爷别放肆 免费阅读 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09 20:05:25

《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神医狂妃王爷别放肆 免费阅读  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免费试读 连载中

《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

来源: 作者:沧海七渡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赵郡然,邵府

《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是沧海七渡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医狂妃:腹黑王爷追上瘾》精彩章节节选: 这次既然有这个进相府的机会,她自然要好好会一会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次既然有这个进相府的机会,她自然要好好会一会这些老朋友了。想到这里,她对张妈妈道:“那还等什么,自然是救人要紧。你快去将一切安排妥当,我才好随你进府。”

张妈妈朝她感恩戴德了一回,当天打烊前悄悄来了医馆,对赵郡然道:“明日寅时,会有运送蔬果的车从这里经过,姑娘便扮作府里的丫鬟,跟着那小哥进府。我们二姨娘的院子便在离得厨房最近的院子,名叫翠语苑,到时候我会在院子外接应你的。”说着送上了一身衣裳。

赵郡然依照原先同张妈妈说定的计划,第二天寅时,果真跟着往邵府送蔬果的小哥一道往邵府走去。

到了邵府门前,有个身材高大的门卫将她拉了下来:“哪一房的丫鬟,怎么没见你刚才出去?”

“你方才睡得那样香,自然是见不到我出去了。”赵郡然抬起头,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我是伙房里的丫头,不信你去问大夫人。”

那门卫听到她提起大夫人,有些战战兢兢。

平日里门卫日夜轮班值守庭院,几乎没有太多的时间休息,夜里趁着主子们睡下了,悄悄打个盹儿也是有的。只要事情不捅到主子那里去,主子们也就只做不知了。

可如今这丫头竟要捅到大夫人那里去,要知道大夫人待下人向来严厉,事情一旦报到大夫人那里去,怕是他们只有卷铺盖走人的份。

想到这里,他便朝她摆了摆手,冷声道:“进去吧,进去吧。”

赵郡然进了邵府,跟着小哥一路七弯八拐地到了厨房。她四下里瞅着,正在找寻着二姨娘的居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猫叫。她定睛一看,只见张妈妈正躲在一株老槐树后头朝她招手。

赵郡然见四周并无人瞧见,这才走上前来,张妈妈把头压得低低的,领着赵郡然进了二姨娘的院子。

二姨娘的院子十分宽敞,一间主室,两间厢房,两间饵房,是及标准的妾居格局,可见她在邵振楠面前还是十分得宠的。

张妈妈将她领到主室前,轻轻叩了三下门,里头便有人开了门,只见一名容姿秀眉,身材纤瘦的女子立在门边。那女子挽着家常的发饰,未施粉黛,明显是洗漱过后却为睡下的样子。

张妈妈小声叫道“二姨娘”,赵郡然这才将她细细打量了一回,柳叶眉,樱唇淡红,一双乌黑的杏目,秀发如墨,是个极标准的美人。

“这位便是赵大夫。”张妈妈对二姨娘道。

二姨娘忙把人迎了进去,张妈妈轻手轻脚关上了房门,一路把赵郡然迎进了卧房。

卧房里只点了一支蜡烛,烛光昏暗,因是天未亮,二姨娘怕动静太大,将大夫人引了来,所以只敢添了一支蜡烛。

一个面容稚嫩的男孩子躺在床榻上,正闭目睡着,额发湿湿地黏在额头上,嘴唇上起了干皮,小小的身子看起来十分虚弱。

二姨娘满面愁容地对赵郡然道:“他自从前些日子爬树的时候碰了马蜂窝,小腿上被马蜂蛰到后,便一直高烧不退。府里大夫人派了好些大夫来看,他也吃了不少解蜂毒的方子,却依旧烧得厉害。”

张妈妈道:“大夫人称派来的都是名医,却也不见好。”

赵郡然想着,这为二姨娘莫不是还感激着大夫人为她儿子Cao碎了心。所幸她身边这位张妈妈是个明白人,否则今日也不会悄悄将自己带了进来。

她点点头,走到床边上,伸手为躺在床榻上的孩子细细把过脉,又翻起眼皮子瞧了瞧,心中已然有数。

二姨娘焦急道:“他是否余毒未清?”

赵郡然道:“依脉象来看,蜂毒早已经褪尽了。”

张妈妈问道:“那为何小公子迟迟未见退烧?”

赵郡然并未作答,而是道:“方子都是由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收着的,药也是她亲自去抓的。”

大夫人取走了药方,那不是她窜通了大夫故意开错药方,便是在派人抓药时偷偷将药方掉包了。好一个心思恶毒的女人,拿走了药方,便谁也拿捏不住她了。

见赵郡然在沉思,张妈妈心思一动,开口道:“原先大夫人开方子时,我已将方子上的药记了下来,本是怕丢了方子,没想到今日倒是用上了。”说着从匣子里取出一叠方子来,“这些都是我事后记下的,也不知道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差错。”

这个张妈妈倒是十分警觉,许是猜到了大夫人不会那么好心为庶子治病,因此不动声色地记下了药方。

赵郡然唇角带笑,还真是个聪明人,若是将来能够为她所用,也算是添了助力。

她接过方子一张张细细看了看,不由皱起了眉头,口中直呼:“难怪,难怪。”

二姨娘焦急道:“是方子有什么不妥之处吗?”可是就算有大夫开错了方子,总不见得人人都将方子开错了吧。她有些狐疑地看着赵郡然,心想眼前的女孩子年纪轻轻,张妈妈也不过是听信了旁人说她医术高明,也不知是否靠得住。

赵郡然将方子摊开在桌上,指着每张方子上的一味药,说道:“这些药都是偏燥的性子,小公子中了蜂毒,本应服些清热解毒的药物,却因它们而导致热气难散,全数积蓄在了身体里。”

若是一张方子上有这类草药倒也罢了,巧却巧在每一张上都有,说是大夫失误,怕谁谁也不会信的。

二姨娘听了,背后不由浮起一丝冷汗,大夫人好狠的心思,这是要了她儿子的性命啊!

她忙拽了赵郡然的袖子,哽咽道:“我愿意将所有的积蓄都作为诊金,只求姑娘无比医好我的孩子。”

赵郡然道:“我不收你诊金,只要事成之后,你们配合我演一出戏就是了。”

赵郡然再次为邵家这位二公子邵嘉霖仔细诊过脉,又让张妈妈轻轻掰开她的嘴,借着烛光看了看她的舌苔。

她很快写下了方子,交给张妈妈道:“照着这个方子去抓七贴药,七天以后我再换方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