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典当美人》典当行公司注册 玻璃 典当美人健全文

更新时间:2019-08-07 10:44:49

《典当美人》典当行公司注册 玻璃 典当美人健全文 连载中

《典当美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林顺然 分类:架空 主角:皓翊,李裁缝

《典当美人》是林顺然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典当美人》精彩章节节选: 到了瑞宝当铺,佟掌柜便将皓翊请上二楼。 云逸看到皓翊后,兴高采烈地走到他旁边,“三哥!” 皓翊见到云逸安然无恙,忐忑不安的心总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瑞宝当铺,佟掌柜便将皓翊请上二楼。

云逸看到皓翊后,兴高采烈地走到他旁边,“三哥!”

皓翊见到云逸安然无恙,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放下了,看向一直面无表情的悦诗,“蓁儿!”

悦诗眼神淡淡地扫了在座一眼,语气平淡地道,“三皇子,我觉得我们该谈谈。”

皓翊轻轻颔首。

悦诗眼神示意月秋,月秋了然于胸,将云逸等人都带出了房间。

云逸有些诧异地打量着两人,却被月秋拉出房间。

待她们都出去后,皓翊坐在悦诗的对面,自顾自地斟茶,“今日多谢蓁儿救了逸儿,不知道这个人情该怎么还。”

“不需要!”悦诗整了整衣袖的褶皱,不温不火道。

“施恩不图报!”皓翊嘴边带着笑意地点点头,“不错!蓁儿,真是心胸宽广呢!”

悦诗心里满腔的怒意还没有说清,不想和他再费口舌,“三皇子,想必我已经和你说过不下三遍了吧!”

“什么?”

“我说过我不愿与皇家有任何剪不断的关系。可你是怎么做的?”悦诗忍住怒意,没好气道。

“蓁儿确实说过这句话,我想忘记都难!但这又与我何干?谁让蓁儿你如此与皇家有缘,三番四次救了皇家的人,这些人情你可曾考虑过受惠者的感受?不是作为施惠者的你说不用还就不用还的!”

“三皇子,你明知道我现在说的不是这件事!”悦诗怒道。

皓翊一脸诧异,“不是这件事,那是......”

悦诗气得只想拍桌子,他在扮无知?他有那个资格吗?

“三皇子,你为何要在皇上生辰说欲娶我?”

皓翊闻言,眨了眨眼睛,“这事.....你知道了?”

“三皇子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悦诗厉色道,眉宇间尽是抚不平的怒意。

皓翊轻饮了一口茶,不急不缓地道,“这事情不是还未下决定吗?”

“那依三皇子的意思,等到皇上一道圣旨颁下,我再来找三皇子说理吗?”

“蓁儿似乎......对我们的八字相符很笃定啊!”看到悦诗动怒的表情,皓翊开玩笑着,虽然有种狮子头上拔毛的赶巧,但不知为何,他还是想要这么做。

悦诗重重地拍了一下桌面,“三皇子!你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哪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婚姻和自由交由别人决定的?倘若那样,和木偶有什么区别?

皓翊看着横眉怒目的悦诗,玩味的表情突然肃穆起来,貌似比起与皇家扯上关系,她更不愿意嫁给自己!

悦诗意识到自己言行举止过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跪在他面前。

皓翊顿时有些招架不住,他是皇子,百姓对其行跪拜之礼是应该的,却唯独悦诗的跪拜,让他一下子慌了神。

第一次见到如此炸毛的悦诗,受万人敬仰的她不应该如此卑躬屈膝的,不是吗?

悦诗垂首低眉,态度毕恭毕敬,言语温和,“三皇子,悦诗为方才过激的言辞而道歉。悦诗在这里求你,无论如何,请你让这门婚事无疾而终,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看到如此低声下气的悦诗,皓翊极其讶异,“你如此不愿嫁给我,真的只是为了撇清与皇家的关系吗?”

悦诗沉默了半响。

“我要你如实说!”皓翊命令道。

“我心有所属!我至今未嫁是为了等他。”悦诗如实说。

皓翊眉毛微挑,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醋意,到底是怎么样的男子才能入她的眼,并让她如此甘之如饴地等待,哪怕过了适宜嫁娶的年龄.......

皓翊突然冷笑地摇摇头,她本非平庸女子,看上的又怎么会是平庸之辈呢?

“你起来吧!这事情,是我不对!我会还你一个自由的婚姻,但我不确保太子对你的心意。”

悦诗闻言,喜形于色地点点头,连感激也懒得说,毕竟这事情是他一手造成的!

太子那边!一想到这里,悦诗就头皮发麻,倘若欧阳煦在这里就好了;倘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下山,一直陪在他身边,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的困扰了?

倘若倘若......现实哪有自己想象的那般一马平川?

看到她带着笑意迷人的眉眼,皓翊联想到她面纱之下的笑容必定也倾国倾城,心里涌动着一丝烦躁,别过脑袋,轻轻颔首。

此时回来的清沥和濡沫看到扎堆站在门口伏在门上的三人,清沥问,“你们在偷听?”

云逸闻言,转身看向清沥,眨了眨眼睛,继而目不转睛地看着清沥。

清沥看到云逸后,这.....这不是被他偷钱包的人吗?他找上门来了。顿时心虚不已,脸色红得一片尴尬。

云逸登时微微一笑,低首垂眉,面颊浮现一丝绯红......

云逸一脸娇羞地说,“你好。”

清逸呵呵干笑了两声,“你......你好.....啊!”

“我叫云逸,你呢!”

“清沥!”

云逸嗯了一声,羞答答低着头。

清沥毫无厘头地挠挠头,男子汉大丈夫像个小娘们那般娇滴滴的,看起来有些......娘~炮!不过,他好像不知道我偷他钱包这回事啊。

濡沫看在眼里,切了一声,撇过脑袋问月秋,“怎么了?”

“小姐和三皇子在里面。”月秋的话刚说完,悦诗就打开房间门,三皇子站在她的身后。

“三哥!”云逸挽着皓翊的手,“你和嫂......悦诗姑娘谈得怎么样了?”

“回宫吧!”

“三哥,你等一会!”云逸不好意思地看着清沥说道。

清沥径直走到悦诗旁边,“悦诗姑娘,你让我办的事情我都办妥了。”

悦诗点点头,“那明天开始正式来当铺上班。”

“好嘞!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清沥高兴地说。

悦诗瞥了一眼清沥身上的粗布麻衣,“月秋,待会带清沥去李裁缝哪里定制两套上得了台面的衣服。”

清沥闻言,喜形于色道,“谢谢悦诗姑娘。”

“从你每个月的月钱里扣!”

“欸,那还剩多少啊!悦诗姑娘,我这身挺好的呀......”

濡沫没好气地说,“是挺适合你的!活脱脱的乞丐!”

清沥听到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那么像乞丐吗?

“月秋,送客!”悦诗边说边走进房间,濡沫紧随其后,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皓翊无奈地摸摸自己的鼻梁,“逸儿,走吧!”

云逸的目光一直停在清沥身上,心不在焉地应了声好。

皓翊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回宫!”

“哦!”云逸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才把自己的小心思收回来。

月秋把皓翊等人送出门后,大大地吁了一口气,这几个时辰可真难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