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上我,放了我》我爱上了双胞胎 鬼畜 爱上我,放了我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8-03 00:06:40

《爱上我,放了我》我爱上了双胞胎 鬼畜 爱上我,放了我女体化 已完结

《爱上我,放了我》

来源: 作者:甜心 分类:婚恋 主角:容儿,米若

《爱上我,放了我》为甜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她说着,泪又忍不住滑了下来。 我也感受到了她的伤心,如今,身边的亲人只得我一个,她很难过,可是除了我,却又有谁能在此刻安慰她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说着,泪又忍不住滑了下来。

我也感受到了她的伤心,如今,身边的亲人只得我一个,她很难过,可是除了我,却又有谁能在此刻安慰她呢?真恨自已不能说话,不能告诉她,还有我会陪在她身边的。

天色很早很早,我们便起来,容儿进来恭敬地说:“馥妃娘娘,今天的事务皇上都安排好了,高公公会随娘娘到大法寺里,也准备了好些东西。”

我看到她眼中滑过的酸涩的失望,也许此刻,她是很希望皇上能陪在她的身边的。她淡淡地说:“本妃知道了。”

没有耀眼华丽的珠宝,没有华丽的衣服,淡素的姐姐也很美,坐了轿子便出宫去。

大法寺是皇家的寺院,一直往上走都有御林军守着,踩上那打扫干净的石阶拾级而上,一声声的钟声清悦入耳,让我分不出是梦境地还是现实,我这一缕不属于这里的魂魄,如果连米若都不在了,那这个纤细美丽的姐姐,她的肩头是否真的再能撑下去。

想想有些心酸,伸手去拉了姐姐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她微微地笑了,涩涩地说:“米若,姐姐不会哭的,你也不能哭,我们的爹爹是个顶天立地的大将军,他说他的女儿都不能哭的。”

我点头,心头越发的酸涩。

大法寺里已经有着很多的人,为首的赫然就是臻王爷,我淡淡地看他一眼便移开了眼,他上前一步:“馥妃娘娘。”

姐姐看着他扬起笑道:“臻王爷可真是有心啊,百忙这中还能顾得上家父的下殓之日,是我顾家的荣幸。”

他听出姐姐语气口的嘲讽,微微地不悦,侧头看我,我只报他淡淡一笑,真的是有劳了,他不过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父亲的遗物抬了出来,姐姐用力地咬着唇,听着他们念往生经,我有些迷离,死是什么?是一种生离死别的伤痛,是一种猛然割断的感情,还是人害怕太孤独。这世间,谁都逃不了那个死字的,离开这个世界,安知会有什么样的旅程等待着呢,我们总是不知道,我们总是因为离去很伤心,会哭泣。在我离开那个世界后,是否有人会为我而哭,大抵是没有吧,他都说如果你死了,那多好。

“米若,不哭。”姐姐呜咽地哭得大声地叫着。

我一摸才发现自已泪流满面,就连洁净的衣裙也让泪给濡湿了些。

待到一切法事做完,姐姐双眼都哭得红了,人的情感,不是一早说好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

我们走下大法寺台阶的时候,清亮的一声叫喊:“米若,米若。”

我循声望去,一个一脸泪的少年让御林军拦在外面,却哭双眼都红肿了。

姐姐冷声说:“你们这些狗奴才,都瞎了狗眼了,这是我爹爹的养子,顾清若。”

御林军放了行,他跑了过来也不顾礼仪抓着我和姐姐的手就说:“爹爹走了,以后还有我,清若是姐姐们的弟弟,爹爹说过,不要让你们流泪。”

我哭了,这个未谋面的爹爹,是如此如此的疼爱他的女儿们。

伏在少年的肩头上哭,因感动,因心里让这酸涩的情感堵得难受。

一只手轻轻地拍我的肩头,有些局促地说:“米若,别哭了,跟我回王府吧!”

姐姐像是憋了许久,终于找到了缺口,使着劲儿用力地一推那臻王爷,奈何他健壮,只是退了几步而已。

“跟你回王府?臻王可说得真好笑,还能回去吗?本妃好好的一个妹妹嫁到臻王府,是怎么出来的?臻王是不是想我父亲如今去了,没有人再护着我们姐妹,死一个还少养一个。”她说得尖利,气得浑身都有些颤抖着。

我也不拦她,人总是要将心里的难过发泄出来,才不会太伤身的。

臻王失了脸面显然不高兴:“请馥妃娘娘注意自个的身份。”

“身份?”姐姐冷笑:“臻王在欺负我妹妹的时候,是否又注意了自个的身份呢?”

“本王没有欺负她,是她自找的。”他有些恼怒了。

“是啊,这伤也是她自找的,她说什么她做什么了,非得让你将她整死不可,还叫她回去,我顾心素可没有几个妹妹给你折腾死,从今以后别在本妃的面前再说让米若回去的话,我顾家没有那么好的命,攀不上你这个乘龙快婿。”

她回来拉着我的手说:“现在,臻王请马上给我妹妹写一个休妃书,米若和臻王再无牵连。”

“馥妃冷静些再跟本王说话。”他冷冷地丢下话,利眼有些不悦地看我:“倒是你顾米若,你自个决定要不要回臻王府,本王的时间可没有你们悠闲来得紧,等到本王下了休妻书,你莫要哭着来求本王。”

姐姐大怒:“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他不理,径自带着人骑马离去。

“你们都欺负我们。”姐姐呜呜地哭倒在我的怀里。

回到宫里她还是很伤心,吃什么都没有兴趣,晚上与我一齐睡的时候,我一摸她的额,居然烧得发烫。赶紧起来叫容儿,容儿去宣御医来,御医只说姐姐伤心劳累过度引发了风寒,开了药叫我们好生照顾着。

我知道她在发烧,烫得吓人,就算是喝了药还是没有退下来,一直一直说着糊话,又是哭又是自责的。

我写字叫容儿拿冰水和毛巾来,拧了放在她的额头上降温,她却迷糊地叫:“皇上,皇上。”

“二小姐,要不,奴婢去华阳宫里禀报。”容儿也甚是担心。

我点点头,也许这是宫里的规矩。

不过就一直到天亮,姐姐一直烧得迷糊,她唯一的男人,她爱的男人那个皇上还是没有来。

我握着她的手,只觉得心都有些冷寂寂的。

守了一夜一天,姐姐的烧才降了下来,可是姐姐她不要我照顾她,生怕她的风寒感染我,让我现在的瘦削的身体吃不消,我出了去她落寞地问容儿:“皇上来了吗?皇上他知道吗?”

容儿说:“馥妃娘娘,皇上知道,可是……。”

“我知道了,定是我头二天气在头上不讨皇上喜欢了,容儿你也下去吧,如果皇上派人来,你便莫要拒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