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脑界传奇》天脑传奇 801 脑界传奇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9 12:11:00

《脑界传奇》天脑传奇 801 脑界传奇精彩阅读 连载中

《脑界传奇》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脑界流 分类:武侠 主角:周泽桥,诸葛浪

《脑界传奇》作者:脑界流,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周泽桥,诸葛浪,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天上少年仍狡狯,不须还尔对方平。”——苏辙《和毛君州宅八咏磨剑池》 诸葛浪完全懵逼了。 他被眼前这个瘦得和猴子似的,脑袋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上少年仍狡狯,不须还尔对方平。”——苏辙《和毛君州宅八咏磨剑池》

.

诸葛浪完全懵逼了。

他被眼前这个瘦得和猴子似的,脑袋大脖子细,如同逃荒的饥民一样,却穿着绫罗绸缎锦绣袍子的家伙,愣是给弄懵了。

“你...你被传销组织给骗去过吧?”

诸葛浪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眼前这小子洗脑的功夫真是没的说,估计是传销组织里的讲师、教授一类的人物。

“传销组织?啥是传销组织?还有人能骗得了我?嘁!我不骗别人,天下苍生就庆幸吧。”

周泽桥大言不惭地吹嘘起来。

“不过,我好像真的被你洗脑了,我想试试。”

诸葛浪居然有些羞涩。

“嗯?咦?哇?”

周泽桥瞪大了两眼,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哇咔咔!你这榆林疙瘩总算开窍了。好!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专用形象设计师,全方位包装智囊团,独家品牌维护经纪人,将来有一天,你成了江湖风云人物,我就是第一功臣!哦哩哩,我暂时不想离开这了,有这么让人兴奋的玩耍,先就在你们仁义山混了。”

周泽桥立刻兴奋起来,一把抓住诸葛浪的双肩,左右端详,就像古董鉴定大师在研究一个刚从古墓的女尸身上扯下的肚兜,极其专注,极其亢奋。

周泽桥的神情吓得诸葛浪一个哆嗦,使劲往外挣。

“你要干吗?我可不喜好男风,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断袖之癖?”

诸葛浪有些慌。

“以后就叫你‘天仙’了,小阿浪。”

周泽桥两眼放光,如同玉石雕刻大师发现了一块价值连城值得雕琢的天然石料。

“啥、啥意思?天仙是什么鬼?”

诸葛浪被周泽桥看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狂跩酷炫屌炸天!牛逼拉风干神仙!简称:天仙!”

周泽桥美滋滋地解释。

“你从哪学的这一套一套的?”

诸葛浪不解地看着周泽桥。

“你…难道是…?”

诸葛浪欲言又止。

“是什么?我?怎么了?”

周泽桥奇怪地盯着他。

“没,没什么,让我想想。”

诸葛浪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然后云淡风轻地看向辽阔的天际。

“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也不是没想过,没经历过,但我这人,比较沉稳,在我的家乡那,我见的东西要比你见识的多百倍。可是...”

诸葛浪说着,忽然就面上现出悲伤的神情,低头不语。

“什么可是?怎么了?”

周泽桥不解地问。

沉默了好久,诸葛浪轻轻地,如梦呓般地,不像是在对周泽桥说,倒更像是在自语:“我,回不去家了。”

“操,我还以为多大的鸟事,原来是这。真是小孩拉粑粑---没个出息(粗细)。

“我还他妈回不去家了呢,我都不在乎,虽然我不喜欢呆在你们仁义山这穷得鸟都不拉屎的地方,但我喜欢周游世界,不想回家。虽然我记得我家特别有钱,但我宁愿在外边闯荡,海阔天空的,那多有意思。

“这两次打劫,我还觉得你挺厉害的,像个爷们儿。但今天听你这一说,我却有些瞧不起你了。

“男子汉,生而为人,顶天立地,怎么像个娘们儿?擦!拿出你站着撒尿的气魄来,怕个球毛?

“这大好的河山,这大好的天下,不正是为我们准备的吗?不正是让我们来闯的吗?

“家,是因为有人在,所以才能称其为家,没有人,那是空房子。

“大丈夫就要纵横天下,四海为家,快意恩仇,醉酒当歌,人生几何,生而何欢,死有何惧?凭这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

周泽桥有些不屑地高谈阔论起来,唾沫横飞。

但周泽桥没想到的是,正是他的这一番胡吹海侃,这一通自己做不到,却不负责地胡乱怂恿他人的大话,如春雷惊醒大地万物般,直接叩响了诸葛浪的心门,让他如在茫茫黑夜中,暗海上迷茫航行的船舶,终于发现了导航的灯塔,为诸葛浪指明了方向。

周泽桥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他的这一番话,让诸葛浪的思想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和洗礼,使诸葛浪的意志和精神如脱胎换骨般觉醒了。

也正是周泽桥的这一番话,让本来有些沉默寡言的诸葛浪从此笑傲江湖,叱咤风云,撼天动地,书写了一个传奇人物的精彩人生!

“啪!”

这回轮到诸葛浪抓住了周泽桥的双肩,用力地晃动着。

只见诸葛浪双眼内炯炯有神,散发着炽热的光,激昂而决绝,兴奋且张扬。

“好!好!好!”

诸葛浪连喊三声,然后撒开周泽桥,仰天狂笑了几声。

“你小子没事吧?”

这回轮到周泽桥懵了,小心翼翼地问。

诸葛浪这连喊三声,又仰天狂笑,让周泽桥心里有些发毛,心想这哥们儿不会是让我说了几句话,精神受了刺激,出现精神分裂了吧?如果是这样,这心眼儿也太小了点。

“没事,你小子说的好,很好!来,你就给我说说,我该怎么包装,才能像你说的,能达到那种狂跩酷炫屌炸天的牛逼样儿?你不是我的专用形象设计师吗?来,给本大侠,给本少爷,专业设计一番!”

诸葛浪朗声说着话,状态非常激昂。

周泽桥刚吹嘘完,听诸葛浪这么一说,却忽然秒怂了。

“这、这...这他娘的可怎么包装啊?”

周泽桥愁眉苦脸,脸上扭成了一朵菊花。

“我擦!敢情,说了半天,你是吹牛逼啊?干吹啊?一点真本事没有?”

诸葛浪瞪大了眼珠子,看怪物一样看着周泽桥。

“呸!就冲你这瞧不起老子的份上,老子也得给你整出个牛逼造型来,可关键是,你们这穷得鸟都不拉屎的山寨,有个毛的东西包装你?”

周泽桥有些怒了。

“不怕,我们仁义山这么大的土匪窝子,也是有些家底子的。”

诸葛浪自信满满。

“有啥?”

“上次推回来那匹死马的车里,不是有许多绫罗绸缎嘛,就用它们了。”

“我擦,你可别呀,你是找死吗?我记得你们山大王说过,这么好的布料,谁也不许动,要等他抢来压寨夫人,拜堂成亲,他当新郎子的时候用。”

周泽桥一听就慌了。

“怕个毛?有事我顶着。”

诸葛浪一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神态。

周泽桥就有些咋舌,心道这小子不是被我忽悠过了头,膨胀得没边了吧?搞不好要有苦果子吃了。

在山寨的仓库,也就是寨主宋小江的卧室和议事大厅,几个山贼正在胡吹海侃,见两个少年进来,一开始没人理会他俩,但看到这两个少年居然旁若无人地直接向后屋走去,宋小江和众山贼都有些莫名其妙。

“弄啥哩阿浪?”

宋小江问。

待见到诸葛浪抱着一捆丝绸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宋小江更摸不着头脑了。

“哎哎,你们这是要做啥?那是...”

“不要急,不要慌,一会儿我们就回来,能让你看到比这捆布还值钱的东西。”

诸葛浪说着,居然在路过宋小江时拍了拍宋小江的肩,这一个动作立时就让宋小江和众山贼全都懵圈了。

待走到房门口,狗头军师阴着脸向一个山贼吩咐了一句什么,诸葛浪立刻回转身,笑嘻嘻地说道:“少跟来,敢跟来,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狗头军师和李鬼立刻就要发作,但却被宋小江狐疑地给拦住了。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正当众山贼在议论今天诸葛浪的反常时,就见周泽桥领进来一个人。

当众山贼看到这个人时,全都愣住了。

只见此人身体要比周泽桥高、壮,一身崭新的绣着“福”、“禄”、“寿”、“禧”字样的绸缎褂子,但做工却非常粗糙,几乎是拼凑在一起的几块布料拼接的。

此人的头发如被开山炸石的火药给炸了一样,湿漉漉的根根炸立。

最为奇怪的是,此人白净的脸上,主要是眼睛上,用柔韧的葛条绑着两块圆的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挡在眼睛上,这也能看到脚前边的路?不会一走路就被绊个“狗吃屎”吧?

“这、这...这是谁?”

狗头军师傻了,李鬼懵了,其他山贼眼睛直了。

“是...是阿浪吗?”

宋小江狐疑地问。

“启禀大王,正是小的我。狂跩酷炫屌炸天!牛逼拉风干神仙!我乃仁义山大英雄,声震寰宇,名扬海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无敌威猛的玉面郎君小帅哥——诸葛浪是也!”

诸葛浪伸出一只手,在另一条胳膊的袖子上,做势掸了掸灰尘,小手“啪、啪”地在袖子上抖了两下,动作极是潇洒。

“额…”

“咝…”

“呼…”

众山贼的心里边凌乱了。

这还是被大家救上山那个,平日里沉默寡言,而且还有些羞涩的那个小阿浪吗?

“阿浪,你这是?”

宋小江脸上写满了问号。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比这布料还值钱的东西。”

诸葛浪傲气地回答。

“什么?”

众山贼更懵圈了。

“我!”

“你?比布料,更值钱?啥意思?”

完全是鸡同鸭讲。

“不,我是说,我现在这范儿,不比那点破布料值钱百倍?”

诸葛浪扶了扶他的“镜框”。

“饭儿?你饿了?那还不快去把地瓜煮了?”

狗头军师尖细的公鸭嗓音直冲屋梁。

诸葛浪根本不理他,又假装掸了掸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居然顺手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大摇大摆地坐了下去。

在山寨这种土匪窝子里,是最讲究尊卑长幼的,谁敢乱了辈份,做出以下欺上的事,那是天大的罪过,比如这坐椅子,看似简单的小事,但却有着莫大的学问和忌讳。

所以,一般在山寨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