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本反派要改邪归正 健全文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总攻

更新时间:2020-04-26 04:03:30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本反派要改邪归正 健全文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总攻 连载中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明月出云间 分类:婚恋 主角:殷山,许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的小说,是作者明月出云间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可眼看着,他想要觉醒血脉,居然仍然要失败。 许寒思不甘心,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许寒思都坚信自己是能力卓绝的,只不过是有父兄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眼看着,他想要觉醒血脉,居然仍然要失败。

许寒思不甘心,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许寒思都坚信自己是能力卓绝的,只不过是有父兄庇佑,自己不愿意操心和努力罢了。

可现在呢?他明明已经很用心、很努力了,为什么还会失败?难道他许寒思注定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狼狈不堪的废人?

那老天爷为什么又要让这个必然失败的废人重生?

难道是他许寒思一辈子太过作恶多端,天道都看不顺眼,所以让他重活一次,为了让他再次品尝这苦涩不堪的失败?难道就是为了让他认清楚自己上辈子的无知和这辈子的天真愚蠢?

许寒思不信,即使事实果真如此,他也不愿意、不甘愿、绝不会,眼睁睁的静默看着自己走向必败的结局。

越想越是愤恨不甘,越想越是心意难平,满心不服输的气劲,竟是让许寒思被摧毁残破的身体中,迸发出一瞬无比强大的力量。

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中,仿佛有一瞬间,迸发出了耀眼的火光。

与之同时,许寒思凝聚起身体里,最后从身体里边边角角强行挤压出的一股灵力,猛的攻击向不远处一侧的石凳。

宽大而笨重的石凳被攻击,缓慢朝一侧歪倒在地,嘭!的一声发出一声巨响之后,竟是裂成了两半。

而奋力发出最后的‘自救’措施后,许寒思嘴角蜿蜒而下一条鲜红的血色,竟是被进一步被火焰破碎了周身的经脉、内脏,引发了内伤而吐血。

可这一口血还来不及吐出,就硬生生的被许寒思咬牙憋了回去。

于是,等到许天晴带着许寒思魂灯将熄,这样惊悚的消息赶来,又和许律几乎是同时听到了异响,冲进洞府时。

许律和许天晴看见的就是,全身上下,包括头发都烧得一丝不剩,赤身裸体躺倒在地上,被一团赤红色火焰包裹的人影。

可许寒思一双黑如点墨的瞳孔中,却是仿佛燃烧着星星点点,比周身的大火更加灼热的烈焰。

闯进洞府的许律和许天晴两人,瞬间被震慑在当场,恍惚中,仿佛那双眼中的烈焰,随时就会窜出来,将世间万物,焚烧殆尽。

让人一瞬间联想到殷山许氏的祖传功法,

纵焱——纵遍天下焱,燃尽世间尘。

直到许寒思因为看见两人的身影而放松心神,瞬间昏睡过去之后,许律和许天晴才猛然回过神,双双冲了过去。

根本没有心思去查看许寒思是不是血脉觉醒成功,许律、许天晴两人立马联手压制许寒思身上的火焰,并且探视许寒思体内的情况。结果发现许寒思表面看着,虽然肉体无碍。

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竟是全被这种莫名的火焰破坏了个干净,体内更是一丝修为都没有了。

这几乎就跟突然变成了一个废人一样。

这下可把许天晴给急坏了,抱着许寒思运转全身灵力,给人治疗了七天七夜也不见丝毫好转,最后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许天晴将许寒思交给许律,说自己要亲自出去给许寒思寻找修复经脉的灵草灵药。

结果,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许天晴做出决定的第二天,还不等他出发,就听下面的弟子带着许律的口讯回报,说许寒思没事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得吓人了,在任何修真界的各个世家中,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情。

为此,有不少殷山许氏自己的弟子,私底下传许寒思修炼了什么邪功,终有一日要害人害己。

这种说法不仅在殷山许氏,殷山下的焰城等几个城镇,甚至不知什么原因,迅速传遍了整个修真界。当然说法也随之越传越神乎,说什么殷山许氏的弟子全部修炼的都是邪功,害人害己早晚走火入魔。

殷山许氏的二小公子就是最好的例子,差点自己把自己给剁了。许天晴一心扑在许寒思身上,当时没有在意外头的一些传言,许寒泽还在一剑山没回来,许律更加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

于是等许天晴那天陪着刚好没两天的许寒思出门散步的时候,就听见殷山许氏的侍女在谈论。许天晴震怒不已,并当场下令然让人打死了这两个侍女。

可流言非但没能得到制止,反而更加的甚嚣尘上。惹得许天晴整日都是气呼呼的,生怕自己才刚好的宝贝儿子,让别人这些杂碎的闲言碎语给气坏了。

好在许寒思也没让许天晴担心多久,病得飞快,好得也飞快。

更神奇的是,随着他经脉中伤势的好转,许寒思的修为也是与日俱增,可以说是一日千里也不为过。

怎么说呢,只说到最后许寒思好全的时候,跟昔日那些高山仰止的,世家精英弟子们修为已经不相上下,甚至只差一丝丝就可以赶上小一辈中,武力值排行第一的王集了。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总之把许天晴高兴骄傲得不得了,直说自家儿子有天分,是个天才,绝对觉醒了血脉。

虽然许寒思仍然没有表现出殷山许氏,历代嫡系弟子觉醒血脉后的特征。但许天晴却是被吓怕了,心里打定了注意就说许寒思是觉醒了。

不让自家小儿子再随意尝试了,于其求那不可预测的结果,不如自家儿子好好的、健健康康的。

更何况,自从那次闭关险境之后,也因为许寒思身体的逐日好转红润,和修为的不断提升,许天晴更是放宽了不少心绪。

只说许寒思一定是觉醒了血脉,不过是跟殷山许氏历代长辈觉醒的表现不同罢了。

其实许天晴说得也不全错,许寒思本人其实资质一般,即使是在殷山许氏最昌盛,朱雀精魄最多,和觉醒方法最简便多样的年代,他可能也是觉醒得比较晚的那种。

更何况现在殷山许氏诸多觉醒的方法都流失,许多简便的方法已不为人知,只知道每个人的觉醒方式不同的时候。

在灵气又比千百年前匮乏不知道多少倍的今天,许寒思能觉醒个一半半,不出意外的话,已经算得上是个奇迹了。

所以说许天晴认为自家小儿子觉醒了,而许寒思认为自己天资卓绝,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算错。

于是,当许天晴正因为收到许寒泽成功打下一剑山王氏的喜讯,而喜上眉梢的时候。许寒思提出要自己带人去攻打水天泽晓氏时,许天晴只犹豫了片刻就点头同意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许天晴不仅让许寒思常规带着许律,还挑选了下一辈中殷山许氏最出色的弟子三四百,甚至还有自家常年好生供养着的客卿,都派了十几个修为高超的跟随。

弄得殷山许氏,除了许天晴自己,只剩下一些灵力、修为中低下的弟子们。

至于许寒思这边,都可以算得上是倾巢而出了。

对付一个修炼功法以水系的柔和风为主的水天泽晓氏,不可谓不大手笔了,比起对付一剑山还要阵容强大。

不过也得亏一剑山家主王云,是个跟许寒泽年纪差不多大的青年,同时许天晴父子也打听到,当时一剑山双壁的王集,还在离山常氏,才敢这么托大。

也幸好是取得了成功,只希望阿泽能顺利取得冷心琴吧。许天晴看着小儿子许寒思一行人的背影,不由得在心中叹息。

另一边,遥远的一剑山王氏山下,快马加鞭赶了许久的路,终于赶到一剑山时,看见满目的狼藉和灰烬,听着人烟罕见的寂静氛围,王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好在他一向稳重,才没有当场就高呼出声,只稳了稳心神,四处搜寻着一剑山弟子以及自家兄长的踪迹。

这一路寻来发现是去往后山禁地的路途,想到这自家兄长和弟子们可能在后山禁地中,王集不由自主就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还未及赶到后山,最先看到的是刺目的,仿佛汇聚成了一条小溪般的血液,鲜红色和赤红色交相混杂,将一剑山蓝白的法袍染得斑驳错落。

远处石头上的青苔是红色的,近处方正石板间是红色的,两侧白玉雕刻的栏杆是红色的,身前就连翠绿叶片的生机勃勃嫩绿,也变成了死寂的深红。

这满目的红色,恍然间若一把利剑,直直刺痛了王集的双眼,也刺进了王集的心尖。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各种或远或近的,不绝于耳的惨叫和拼死抗击声,持续不断的冲击着王集的耳膜,仿佛贴着他的耳朵在敲响大鼓般,振聋发聩。

王集几乎是立刻赤红了眼眶,目眦欲裂的提剑就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飞身而去,一路上只要看见是他此刻无比厌恶的赤红色,挥剑就砍。

一路朝一剑山禁地沿途行来,几乎是剑无虚发的,在片刻之间,刺死了不知道多少个殷山许氏的赤色法袍弟子。

王集双眼猩红如同眼前的赤色,像一只被刺伤了小崽子的凶猛棕熊,一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周边但凡活着的,命悬一线被救下的,身着染血白蓝跑法的一剑山弟子,都自发自动的围聚在了王集身侧,为他保驾护航。

他就像是一个疾风骤雨夜里,宽广海面上高耸的鲜明风向标;又像是一盏无穷黑夜中,照亮一方天地,指引前行之路的盈盈灯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