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上蛇精病总裁》蛇精病男主爱上 天然受 爱上蛇精病总裁BL

更新时间:2020-01-19 12:04:09

《爱上蛇精病总裁》蛇精病男主爱上 天然受 爱上蛇精病总裁BL 已完结

《爱上蛇精病总裁》

来源: 作者:皖曦 分类:总裁 主角:白雨菲,陆彬

主角是白雨菲,陆彬的小说《爱上蛇精病总裁》此文是皖曦原创的总裁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走出办公大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因为和陆彬冷战,白雨霏在公司连住了十几天,老公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想让他先服软几乎是不可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出办公大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因为和陆彬冷战,白雨霏在公司连住了十几天,老公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想让他先服软几乎是不可能的。

其实吵架也不全怪陆彬,结婚两年多,白雨菲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再加上婆婆在电话里煽风点火,也难怪陆彬会心情不好。可这也不是白雨菲一个人的事,白雨菲曾经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白雨菲一切正常,让白雨菲把老公带去看看,看是不是他的事,每次和陆彬提他都会发火,好像是件上面见不得人的事,这次也是,白雨菲刚说“医院”他就急了。

唉!白雨菲长叹一声,十几天没见,他的气可能早就消了,就是拉不下脸吧。

这么久没在一起了,白雨霏不信他一点都不想她。想象着他强而有力的臂膀,白雨菲的脸不禁微微发热,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那样迫切的期待着。

过了下班的高峰,几乎没怎么堵车就到了家,往车库那边瞅了一眼,陆彬的车果然在。

白雨菲强压着激动的心情,轻轻的打开门锁,准备给陆彬一个惊喜。

客厅里没有点灯,光线很暗,白雨菲轻手轻脚的放下了买回来的菜,光着脚走向了卧室,准备给他个惊喜。

“嗯~你轻,点嘛~弄,痛我了,讨厌~”

一个妖媚入骨的女人声音从门内传出,搭在门把上的手指顿时一滞。

“好了,乖,别生气了,我慢点。”说话的正是陆彬,他连哄带劝,用的是我从来都没听过的温柔声音。

脑袋嗡的一声,继而一片空白。

除了他房内竟然有别人,还是一个女的!

陆彬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是白雨霏出现幻觉了吗?

颤抖的抓着拉手,指节因用力过度泛出了不正常的白色。

拼尽全身的力气,白雨霏压下了拉手。

“哐!”门开了,人间最丑陋的一幕随之映入了白雨霏的眼帘。

交,缠的肢,体,愉悦的表情,还有陆彬野,兽一般的原始动作。

他们做的太忘我了,谁都没有抬头看白雨菲。

直到冷风灌入,女人才抬起了那张浓妆艳抹的脸。

“啊!你是谁?”

她惊骇的叫了一声,伸手去推陆彬。

与此同时,陆彬也抬起了头,看到白雨菲的那一刻他一脸惊慌的从女人身上滚下去,伸手去抓旁边的床单。

“雨霏,你……你怎么回来了。”

他惶恐的看着白雨菲,额头上还淌着耕,耘过度而发出的汗。

白雨菲颤抖的抓着拉手,怨毒的看着他说:“我不该回来吗,还是我回来的太不时候,让你失望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雨菲,我……”陆彬的脸由白转红,他想为自己辩解,却找不出能让人信服的理由。

“够了,不要再说了。你的声音,包括你的人,都让我恶心,滚,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白雨菲放开拉手,踉跄着跑到床前,抬手给了陆彬一巴掌。

陆彬没躲,反而伸手抱住了白雨菲。

“雨菲,你别生气,我……我对不起你,我也是被逼的。”

“被谁逼的,难道那女的来你家强迫你了,陆彬,你当我是傻子吗?”白雨菲嘴唇哆嗦,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这样的理由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也是为了你,雨菲,你先消消气,听我解释。”陆彬脸色泛白,又过来抱白雨菲。

黏黏的手臂让白雨菲又想起了他在那女人身上挥汗如雨的情景,白雨菲恶心的揪住了他的头发,把他推到了一边。

可能是被抓疼了,陆彬脸色微变,他保持着靠在床头的姿势,冷眼看着我说:“白雨菲,你别给脸不要,***,我对你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要是你肚子争气,我也用不着找别的女人了。”

白雨菲的脸一下就白了,原来他竟是为了这个原因。

“没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事吗,我能去医院检查,你为什么不能去,难道去医院比你搞,破,鞋还丢人吗?”

白雨菲愤怒的抓起床边的枕头,朝陆彬狠狠的砸过去。

陆彬抬手一挡,枕头顿时落到了地上,随后他腾地站起身,反揪住白雨菲的头发。

“打一下就得了,你他,***还没完了。”瞬间,陆彬原形毕露,爆出了白雨菲从未见过的狰狞嘴脸。“对,我就是不想去医院,我根本就没有毛病,***,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的东西到底好不好使。”

他使劲的按着我的头,似乎想让白雨菲看清那个丑陋的东西,白雨菲又疼又气,登时冒出了一身冷汗,张嘴就在他膝盖上重重的咬了一下。

“哎呦!”

陆彬痛叫一声,一脚把白雨霏踹到一边,白雨菲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往起爬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女人早已经跑了。

难道之前他是为了掩护她才一直抱着我不放的吗?这样的发现顿让白雨霏手脚冰凉。

白雨菲想这些的时候陆彬已经跳到了地上,再次薅住了白雨菲的头发。

“小贱人,你竟敢咬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用一抡,白雨菲的头一下子撞在了墙上,双眼冒出了一阵金星。

从小到大还没人这么对白雨菲,白雨菲有点发懵,没等白雨菲反应过来,陆彬又是一下。

“嘭”。沉闷的响声在脑海里荡漾开来,就像一记炸雷,狠狠的砸在白雨菲的心上,随后,一股火热的东西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白雨菲抬手摸了一把,眼前一片猩红。

是血。

他竟然能对白雨菲下这么重的手,怒火在心头翻腾着,白雨菲强忍着疼痛抬起了腿,照着他的腿间就是一脚。

陆彬叉着腿,这一下被白雨菲踢了一个正着。

“嗷!”他怪叫一声,立马撒开了手,捂住腿根滚到了地上。

白雨菲解恨的看着他,他却腾出了一只手去抓床头柜上的花瓶。

“我草,泥,马的白雨霏,你竟敢踢我命根子,今天咱俩谁也别想好。”

陆彬大张着嘴,脸上的表情扭曲的不成样子,看的白雨菲一阵心惊。

咻的一声,花瓶急飞了过来,白雨菲偏头躲过,花瓶砸在了门板上,几片碎裂的玻璃崩了过来,准确的扎到了白雨菲的手上。

白雨菲不顾疼痛,推门往楼下跑,慌不择路的穿过小区的绿化带,路口刚好停着一辆车,白雨菲想都没想开门就坐了上去。

“快开车,有人追我,快点开,拜托了。”白雨菲惶急的摇晃着男人的手臂,声音颤抖的祈求着。

男人侧过了脸,匆匆一瞥,白雨菲发现他还是个帅哥,只是白雨菲现在没心情欣赏他的长相。

“要去哪里?”男人挑了挑眉,问的很不耐烦。

父母不在本市,几个好闺蜜也都在外地,白雨菲不知道该去哪里,就随便说了一个地方。

男人从纸巾盒里扯出了两张纸,按到白雨菲的脑袋上说:“我的车费很贵,你能承受得了吗?”

“能,能,多少钱我都给。”上来的时候白雨菲就知道这不是出租车,虽没看清车标,也能看得出这车绝不便宜。

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因为疼痛,白雨菲说话不太利落,要不是他按这么一下白雨菲都忘了头顶还流着血。

“你可别后悔。”

男人低哼一声,踩下了油门,轿车立即箭一般的驶离小区。

看着渐行渐远的景物,紧张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拿下按了半天的面巾纸,上面已经染了一层红色,我紧紧的攥在手里,眼前一片模糊。

陆彬实在是太过分,也太让白雨菲失望了,结婚这段日子,白雨菲一直兢兢业业的过日子,照顾孩子似的照顾着他,对他父母也比对白雨菲自己的亲爸亲妈还好,难道这样做还不够吗?

或许是白雨菲对他期许太高,直到现在白雨菲才明白曾经的山盟海誓在小三面前竟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回想着他咬牙切齿样子,委屈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吱嘎。

轿车猛然停下,男人不悦的问:“你还要哭多久?”

白雨菲身体一颤,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一个人。

“对,对不起,我……我想我爸妈了……”给自己找了理由,可话一出口,心里更酸。

白雨菲真的很想他们,从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唉,他们肯定还以为白雨菲过的很幸福吧!

“想就回去看,真搞不懂你们女人。”男人又扯过来几张纸,并极其粗暴的糊在了白雨菲的脸上。

白雨菲捏着纸在脸上擦了擦,正想再说点道歉的话,却被男人毫不留情的打断。

“你可以下车了。”他嫌弃的瞅白雨菲一眼,语气平平的说。

“到了?”白雨菲往窗外看了看,果然是白雨菲说的那个商场,白雨菲不好意思再赖在车上,就问他:“我要给你多少钱?”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敲,气定神闲的说:“一百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