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玉烟见闻录》玉烟嘴图片 强攻 玉烟见闻录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1-04 08:02:36

《玉烟见闻录》玉烟嘴图片 强攻 玉烟见闻录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玉烟见闻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书光晨 分类:仙侠 主角:谢天熊,常纳海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书光晨原创小说《玉烟见闻录》,主角是谢天熊,常纳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看着小贯通朝着自己走来,散尽水兵,玉烟心里其实是早有考量的,此番示弱只是为了测试而已,如果此人真是那当家建仁所养的,那么自然会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小贯通朝着自己走来,散尽水兵,玉烟心里其实是早有考量的,此番示弱只是为了测试而已,如果此人真是那当家建仁所养的,那么自然会认识火麒麟之印,如果不是,那必是妖魔**剑冢盗剑所化,自己必须除之而后快了。阿墨挡在玉烟的前面说道:“你要干什么,小娃娃。”

小贯通不满的说:“滚开,小蛟龙,我是来拜楼主的,你来瞎搀和什么。”

只见小贯通向玉烟拜了一下,言语恳切乖巧地说:“在下是天水林的水晶童子小贯通,参见新楼主。”

玉烟笑道:“果然是识得这火麒麟的。”

小贯通深深的说道:“因为方才以为楼主和这只蛟龙是误闯进来的外人,所以才出手相阻拦的。还请楼主见谅。”

玉烟抬眼看向四周退去的水兵们,收起了火麒麟,说:“无碍。你我年龄相差并不大,但是我功力比你深长几百年,你就叫我姐姐吧,我叫你弟弟。”

小贯通欣喜地说道:“是,玉烟姐姐。”

阿墨在一旁心里那是不爽啊,这个小娃娃一上来就是姐弟相称了,叫的还那么亲昵,真让人窝火。小贯通不失时机的给他个白眼,阿墨心里那个气哦,真想上去教育他一下。

玉烟看着这守卫剑冢的一对冤家,说道:“好了,别玩了,贯通弟弟可知这天水林阅剑台有何人来过?”

小贯通正色道:“我乃是当家建仁悉心凝华幻化出的天水林的整个化身,这里的一切都归我管,所有来人我都会审查。这些日子都无人到访了呢,真是寂寞死我了。”

玉烟摸着他的头继续问道:“那你知道这里都有什么人来过吗?”

“除了建仁当家和谢天熊以外就没别人了。”

“果真如此?”

“也不全是,有些我不知道名字的就不算人了。”

“......”

“确实啊,很少有人能进来的嘛。当家也不给我介绍,我哪管是谁呢,只管做我自己的事。”

“那你能告诉我这里除了建仁和谢天熊外,一共来过多少人吗?”

“除了你们两个外,还有三个不知道名字的。”

“你在这是干什么的?”

“我是这里的化身啊,全部的化身,只要我死了,这里就会倒塌成为水库,甚至没人会知道我曾经存在过。”

“你是说,到现在为止,你一直呆在这吗?”

“是啊,我不能离开此地的,见光后会被晒得烟消雨散。”

“你是水做的?”

“我是冰做的,人间西域贡山之巅的千年寒冰小贯通是也,很酷吧。”

“确实是冰肌雪肤,很是好看呢。”

阿墨不失时机的做呕吐状,示意自己听不下去了。小贯通见状朝他吐口水枪,二人闹的不亦乐乎。玉烟环顾了下四周,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水做的,透过垂挂的水面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所在。

阿墨停止了打闹,揪着小贯通的耳朵说:“还不快给楼主介绍介绍这里,小屁孩。”

小贯通哼哼地说:“就你乖张,哼。楼主请站到这边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天水林。”

小贯通飞跃起来,双眸闪动,自空中翻飞连环撞击连接着各个水柱,水花溅起的激荡幻化出各种水泡,在室内偏光的照耀折射出美妙的光晕,给人异样的动人美感。玉烟随手接住飘来的气泡,上面闪现着不同的景象。

小贯通停了下来,对玉烟说道:“楼主请看。”

只见小贯通刚才连接的水柱呈圆状连接成形,水边联结成各色镜面,上面各种人像轮转,玉烟和父亲谢天熊竟然也在上面。

玉烟不解地问道:“这是干什么?”

小贯通嘻嘻的说道:“既然是阅剑台,自然是收录各色剑士和铸剑师了。那些尚未回归剑冢的名剑或被借出的名剑都会在我这里显示,还有古今中外的各色优秀铸剑师。好比您和您父亲,都是一等一的铸剑大师呢。”

玉烟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刚才还对我们大打出手?”

小贯通装委屈地说道:“这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嘛,世上假人假货太多,我怎能不试试就轻易相信呢,您说是吧。”

玉烟笑着说:“知道了,继续说你的吧。”

小贯通继续说道:“这古代的事我就不细说了,只说说现今您该知道的事吧。”

玉烟点头:“正合我意,看看这个时代我该知道的事。”

小贯通点头躬身,撞破镜面又等它们重新自动缝合,才说:“现在我要说的您可要记好了。自从仙、佛、道三界隐遁消失于时间之海后,仙界的名剑我们就无从到手了,连同已有的几把仙剑也灵力消耗殆尽,可谓损失惨重。如今我们又因建造我这天水林而外借了四把剑,从刚才的攻击得知龙鳞剑已回来,也就还剩下三把在外面了。”

玉烟打断到:“你是说,如果对方不拔出剑鞘使用,你就无法感知剑的所在吗?”

小贯通无奈的点头:“确实如此,我现在才几十岁,法力低微,根本无法感知到天下全部信息。只有等到对方用剑了,我才能感知到。但是随着年纪与功力的增长,我的感知力也会逐年提升,到最后我就可以知道一切了。”

玉烟苦笑地摆摆头,阿墨憋了他一眼,说:“还以为很厉害呢,不过到底是个小屁孩,能力也还有限啊。”

小贯通不服地哼哼了几声,继续说道:“不过对于铸剑师我可是可以感知到全部哦。像是楼主您就是一等一的个中高手呢。”

玉烟笑而不语,阿墨看着这如秋水般的浅笑,期待着看着小贯通。

小贯通嬉笑着说:“前楼主可谓是个中铸剑能手,所以教有天赋的楼主您自然绰绰有余,正可谓虎父无犬子嘛。”更何况您还是个母的。

玉烟问道:“当今之世,能称得上是大师级别的有几人?直说无妨。”

小贯通不好意思的说:“您至多只能算小有名气,虽所做所炼化的都是精品,但毕竟历练不足,感知和观察力都很低,对剑的形制性能把握还不够,缺乏一心钻研的动力,所以只能和腾炎楼的流觞一样,算是半个工匠。在其他几方势力中,能算得上大师的也只有清玄教的碧松掌门,以及人间隐士欧冶子的第32代孙落红。其他的都只不过是普通的铸剑师而已。”

阿墨看了眼玉烟,安慰地说道:“不用担心,以后还可以慢慢精进,大师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慢慢锻炼出来的。”

玉烟笑道:“我又不是专业以此为生的,怎会在意这个。不过小贯通,现在在剑冢外的名剑有哪些,多大的杀伤力?”

小贯通说道:“确实,还有三把租借在外,分别是血凝刀,茶音枪,还有刺露剑,都是极厉害的兵刃,加之大师们不断铸造打磨还未现世的兵器,估计十年内会有二十多把左右。”

玉烟“恩恩”的点头,最后看向小贯通说道:“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上一次当家建仁来此是什么时候,你和他都谈了些什么。”

小贯通飞身进入水镜说道:“谈了些什么我还不能告诉您,不过,距当家上次来确实有些时日了,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去了常纳海找寻为我固元培根的火水晶花,估摸着时日应该是早就回来了的,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吧,你们来难道是来寻他的?”

小贯通见二人不语神色紧张,小贯通在水柱间快速穿梭,急切的问道:“难道当家真的出了什么事?不会的,当家才不会有事。”

玉烟安慰道:“当然不会有事,我们现在只是来找找看有什么线索而已,并不能肯定他出事了。如果真有事我们自会想办法的。”

阿墨也附和着说道:“你先冷静下来吧,我相信以当家的本事是不会出事的。”

小贯通怒道:“哼,你也是常纳海出来的,要我如何相信你,你们这些深海王族寿命极长,什么时候管过别人的死活。”

阿墨也有点被惹急了,刚想开口骂,玉烟连忙拉住他前倾的身子,说道:“小贯通不用急,我们自会想出办法的,以幻梦逐影楼和剑冢的交情,我们怎么会置身事外呢。现在只是情况不明而已,也许当家半路偶遇旧时好友去哪饮酒品剑也说不定。”

小贯通听这话在理,也便消停了点,对玉烟说:“姐姐可一定要找回当家爹爹哦,不然我就生气了。”

玉烟笑道:“好的,我一定帮你把爹爹带回来,你也在此好好修炼吧,等当家回来时一定会更喜欢小贯通的。”

小贯通“嗯嗯”笑着,对玉烟和阿墨说道:“如此甚好。看你们并不坏,该说的我也都说了,就顺道送你们出去吧。”

说我呢,他不停地转动身子,联动水柱,溅起的水花在玉烟和阿墨之间呈螺旋壮盘旋上升,顶部洞口开合之下将二人送回了建仁的房间,只听见小贯通在底部幽幽的说道:“一定要找到爹爹,告诉他我一直在这等他回来。”

二人被喷回到了房间的床上,只见玉烟的金丝束腰裙和窄袖短薄衫滑落,香肩外露美背尽显,发丝散乱地披在身上,眼神迷离朦胧,阿墨看了是热血沸腾,不禁咽了几下口水。玉烟回过神来才看到阿墨贪婪注视的目光,连忙整衣起身,穿戴整齐。阿墨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从床上起来,羞羞地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都怪那小贯通乱喷水。”

玉烟羞恼道:“好了,什么都不准说出去。”阿墨识趣地闭上了嘴,跟随着玉烟出了洞口。

在房间外的白狐看着眼前的这上古神卷,心想这东西只在爹爹的传说里听过,怎么就出现在这了呢?看来这剑冢当家建仁手段不俗,能把这玩意弄到手还真不简单。等到它打开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