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误入官场》误入官场起点 调教 误入官场健气受

更新时间:2019-12-07 12:11:14

《误入官场》误入官场起点 调教 误入官场健气受 已完结

《误入官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可大可小 分类:职场 主角:朱代东,聂父

《误入官场》是可大可小写的一本职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误入官场》精彩章节节选: 接连半个月,朱代东每天下午都会提着四瓶老白干去三清道观找无名道长喝酒,有时碰到星期天,他会一整天待在三清道观里,与无名道长喝着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连半个月,朱代东每天下午都会提着四瓶老白干去三清道观找无名道长喝酒,有时碰到星期天,他会一整天待在三清道观里,与无名道长喝着小酒,胡天海地的乱侃一番。这半个月朱代东唯一的变化是他的耳中又多了个棉花团,也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他发现晚上回去睡不着了,外界太过嘈杂是最主要的因素,哪怕是喝了两斤老白干也不顶事。后来无奈之下,他只好再在耳中各增加一个棉花团,进行“双层隔音”,这样才能保证晚上能堪堪入睡,但就是这样,他的听觉还是比普通人要灵敏得多。

接连半个月朱代东都会来,这让无名道长的吃相好看了许多,无论是喝酒还是吃东西,都不像刚开始那样,生怕别人抢走了似的。但是不管如何,他喝酒总是不喜欢用酒杯,而吃东西的时候,筷子则依然是多余的。

“我有个问题憋了半个月了,能问问吗?当然,如果你不便回答,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无名道长喝了口酒后,忽然说道。

“说说看。”朱代东不置可否的说道,话不能说死,说死就没有了回旋余地,这是在无名道长这里学到的。人无信则不立,因此在应承别人时要特别小心谨慎,否则就会干一些出力不讨好之事,有时明明是你想帮别人的忙,可是却没帮上,最后别人不但不感激你,甚至还会因此而记恨你。谁让你当初一口答应能办好呢?

“你耳朵内的棉花是怎么回事?”无名道长看似老态龙钟,但是眼光却着实犀利,朱代东耳朵里塞了点东西,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朱代东没想到无名道长眼光犀利至斯,这半个月来,学校里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个xiǎo mì密。

“半个月前。”无名道长淡淡的道,半个月前,他与朱代东还只能算是酒肉朋友,虽然疑惑他耳中为何会塞入棉花,但也一直忍着没问。现在无名道长与朱代东可以称得上是忘年交,关心朋友,打探一下隐私也无可厚非。

“半个月前?”朱代东大吃一惊,当时自己才刚刚放进棉花,可不曾想,就被他给发现了。

“你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老道我虽然不是名医出身,但也懂得几手治病的良方,也许能帮上你一点忙。”无名道长一脸的关切,他不知道多久没有对别人这么关心过了。这不是因为朱代东天天买酒买肉给他吃,而是他觉得朱代东是一个可交之人,是他真正的朋友。

“这并不是病,但却比病还令我难受。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耳根子不清静,方圆几十米内,不管什么声音我都能听得真切,烦不胜烦。”朱代东自嘲的笑了笑,若是学校其他人问,他肯定是不会回答的。但老道不一样,现在朱代东也将他当成知心朋友。

这段时间朱代东确实是烦不胜烦,几天前他才刚刚搞了个双层隔音,但是昨天晚上他发现,双层隔音已经不灵光了,也许不久就得再加一层,三层隔音。可是自己的耳朵里才多长?三层之后呢?想想什么声音都能听得的痛苦,他的眉头就蹙得紧紧的。

“不会吧,难道你成了神耳不成?”无名道长捏起一粒花生米,随手一扔,就精准的投到了嘴里,嚼了两下之后,才终于露出一丝惊奇,他人懒,有时表情也会慢几拍。

幸好朱代东已经习惯,要是换成其他人,也许会将他当成神经错乱。

“神耳?我宁愿成聋子也不想当什么神耳。”朱代东这几天被自己的耳朵搞得不胜其烦,什么声音听在他耳中,都是巨响。特别是让学生朗读课文时,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受罪,每次那个时候他都只好借机去Cao场转了转。

当然,也不是没有一丁点的好处。有时朱代东在宿舍内将一只耳朵的双层隔音改为单层隔音后,自己班上的一切动静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自习课时,谁在讲小话,谁在做小动作,他一耳了然。回到教室后,一一点名批评。

这一招让他班上的同学顿感紧张,朱老师好像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他人根本没在教室,可是教室里发生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对于班上的差生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现在他班上的纪律比起原来好了许多,就算是他人不在教室,也能让学生们自学遵守。有次无意中被刘涛看到,他在周前会上大赞朱代东教学有方,他的学生能自觉遵守纪律,这一点是其他班级都做不到的。

“这你可错了,真正的神耳可是个瞎子。”无名道长一点也没能体会朱代东的苦衷,反而嘻嘻笑道。

“不会吧,难道说上帝给人一个长处,就一定会让他在其他地方补偿?你快说说那个瞎子神耳是怎么回事?”朱代乐被他搞得心烦意乱,瞎子?自己不会也重蹈他的覆辙吧?真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去死!

“你别急啊,且听我慢慢道来。神耳生于清朝,大名叫聂耶,耳朵奇大,小时候他父亲带他去看相,镇上的算命先生‘一口准’根据《麻衣相书》说他日后大富大贵,聂父听后十分高兴,给了‘一口准’一个银元。”无名道长又开始胡吹海侃起来,一谈到这些逸事,他就眉飞色舞,兴奋不已。

“一听就知道那个‘一口准’是个骗子。”朱代东一脸的鄙夷。

“你别打断啊,是不是骗子听下去就知晓了。”无名道长对朱代东的无礼之举丝毫不以为意,他人懒,就连生气也懒得生,按他自己所说,那是浪费自己的力气,太不划算了。

“好吧,你说吧,我不打断了。”朱代东抓起老白干,喝了一大口。

“可不久,聂耶的视力开始慢慢变差,视物模糊,最后竟成了瞎子。既如此,儿子日后还侈谈什么大富大贵?古往今来有哪个瞎子大富大贵的?聂父觉得‘一口准’胡说八道,就去讨还银元,可‘一口准’说,‘还不到时候。’这不是废话吗?聂父硬夺回了银元,还砸了“一口准”的算命摊子。”

朱代东听了就想笑,看看,自己说得没错吧,但一想刚才的话,原本作势要说的话也生生给挡在了喉咙口。原本无名道长说的就是瞎子神耳的故事,就让他瞎编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