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女阿芬》庶女芬菲 百度云 庶女阿芬主角是阿芬,龙泽的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12:04:31

《庶女阿芬》庶女芬菲 百度云 庶女阿芬主角是阿芬,龙泽的小说 已完结

《庶女阿芬》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萝卜啃兔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阿芬,龙泽

主角叫阿芬,龙泽的小说是《庶女阿芬》,它的作者是萝卜啃兔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哦呵呵~”花园里,传来了阿芬干瘪的笑声…… 林玉琼不悦的看了一眼她,“六姐不想笑就别笑了,何苦折磨大家的耳朵。” 阿芬连连点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哦呵呵~”花园里,传来了阿芬干瘪的笑声……

林玉琼不悦的看了一眼她,“六姐不想笑就别笑了,何苦折磨大家的耳朵。”

阿芬连连点头,道:“我若不捧妹妹的场,我怕夫人又该说我刁钻难处了。”

“你!”林玉琼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这阿芬行为阴晴不定,前几日刚刚向自己的母亲示弱,现在又来挑衅自己。

“好了,七妹。”二姑娘林玉瑜放下了手中的《论语》抬头对二人说道。

林玉瑶端端正正的坐在小亭里,悠然的品着茶。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她无关。林玉环和林玉璇两姐妹下着双陆棋,也不理会这边。只有五姑娘林玉瑰笑呵呵的看着阿芬和林玉琼掐架。

“二姐!”林玉琼被阿芬一呛,本来就气恼,当下跺脚道。

“你若有这时间和闲人闲扯,不如多花点时间充实自己。”林玉瑜冷笑看着阿芬。

一句话,阿芬便被打成无关紧要的闲人。

一阵微风吹过,一般的天突然暗了下来,原是云朵遮住了半个太阳。阿芬娇艳的脸被分割成明暗一片,“我这闲人也巴不得七妹能去好好充实一下自己,免得说不过两句又气恼的撒泼。”

林玉瑜淡淡的看了一眼阿芬,道:“说不过又有什么关系,论嘴皮子上的利害,还不是街道上的泼妇最大。”

阿芬闻言,目光无神而犀利的划过了林玉瑜的脸。用着轻微却能让众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原来,嘴皮子利害是泼妇啊。我原本很崇拜大哥是谏官,那可是能言善辩的好手,照姐姐这么一说,原来也是个泼妇,没什么好崇拜的。”

这一句话,殃及到大公子,这下大小姐也不能坐视不理了。她将发丝向后拢去,优雅而淡然,“言官品级比起三哥的左右佥督御史来,本就没什么了不起,更何况是二哥将要世袭的林伯公来,简直就是不堪一提。只是却也有值得崇拜的,在治国平天下的人生目标的激励下,众多言官们都恪守为君为国为民的基本原则,直言谏诤,所谓“臣言已行,臣死何憾”,这种敢言直谏的风节和精神又有几人能做到?“

“好一个臣言懿行,臣死何憾。只听谗言,那么君王便会失去天下,只有言官能真正做到,讽议左右,以匡人君。君王才能兼听则明。”花丛中传来男子的喝彩声。

众人皆是唬了一跳,尖叫着躲进了亭子里的帷帐内。唯有阿芬不知内眷不见外客的规矩,傻愣地往声音传出地拼命张望着。

两位翩翩公子潇洒走出花丛,那左边一位约莫着二十五出头,一袭青竹纹长衫,袍边是金线封了边。漆黑的乌发用玉冠束起,长相清俊。眉眼间竟有几分大姑娘林玉瑶的影子,看来这便是大公子林孝琬了。而左边那位青年,安安静静的往那一杵,周遭的一切便硬生生的失去了光辉。他内着一件红色中衣,外披银色狐皮大氅。棱角分明,五官刚毅中又带着俊美。关键是那双墨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好似漫天的繁星都被吸入其中,令人沉醉。

阿芬的花痴病又被勾起,她痴痴的盯住那人不放,心中疑惑着那人的眉眼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却又想不起是谁。

“哟,这谁家的小女娃?长得如此俊俏。”男子一见阿芬那一脸的痴呆,甚是好玩,逗趣道:“瞧你看得都傻了,本王知道自己长得俊,但也不用流口水吧?”

阿芬惊醒,暗骂自己没有出息,一见美人就失态。当下立马伸手欲拭嘴角,那刚一触碰,脸就沉了下来。丫的,耍人呢,哪来的口水?

龙泽看阿芬的一张小脸就像变戏法似的,一会儿呆,一会儿惊,一会儿窘,一会儿又是怒。他越是忍俊不禁,左手捞起阿芬,将她提在了半空。右手手指曲起,“砰砰”两下弹在了阿芬的脑门上,疼得阿芬龇牙咧嘴的叫唤。龙泽见此,更是开怀大笑。

“登徒子!光天化日调戏小姑娘,你要不要脸?你不要脸我都替你臊。臭不要脸的狗骨头。”阿芬很是郁闷,为什么最近美人儿总是喜欢捉弄自己。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龙泽开心的看着阿芬,又是一个“栗子”弹在了阿芬的脑门上。

阿芬又欲再骂,林孝琬忙摆手道:“不得对安定王无礼。”

这时亭内帷幛中传来了林玉瑶犹如清晨的太阳般温暖而又和煦的声音:“哦?原来是大哥和安定王殿下。”

“哼。”亭中又传来了一声不屑的嗤笑:“六妹还不快进来?大哥你也忒不懂规矩了,竟将外客带入内院来,这里这么多未出阁的姑娘,传出去坏了名声。”

“二妹,你这话便错了。我们众人都已躲进幛中,何来的坏了名声?而六妹儿,尚未及笄。见外客也无大碍。更何况,她与淮南王殿下有了姻亲。与安定王殿下也算得上一家人,这便更谈不上外客之说了。”林玉瑶风行云淡间,便把对大公子的责难给化解了。

而阿芬明显察觉到,安定王龙泽看向亭内的眼神却是充满了不屑与戏谑。但此时她却没有心思去猜测安定王到底有何意味,她将求救的目光望向了林孝琬,充满了期许。

林孝琬这才发现,阿芬还被像小鸡仔一样吊在半空,缩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他假意咳嗽了几声,吸引安定王的主意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安定王,阿芬还在其手中吊着。

龙泽这才将阿芬放下,爽朗大笑道:“这位就是与皇弟结姻的六姑娘啊?这六姑娘小小年纪已有如此媚态,大了必定倾城倾国。皇弟真是好福气,好福气。”

阿芬瞬间觉得如坐针毡,如芒在背。这货是故意给自己拉仇恨的,她哼哼两声,眼珠一转,道:“殿下抬举小女了,小女自知姿色平平,怎敢担倾国一词?说起这倾国倾城,谁人又不道家姐林玉瑶?”这话间又将仇恨值大大拉到大姑娘的身上。

龙泽颇有乐趣的望了一眼阿芬,只见她肤色并不是很白皙,却有着一对黑白分明的杏仁大眼,滴溜溜的转着,泛着狡黠。秀气又高挺的鼻子,鼻翼微微皱着,有着可爱的小折子。两颊有着甜甜的酒窝。阿芬似乎察觉到他的眼光,不好意思的冲着他嫣然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杏眼弯成月牙儿状,甜到人心底。明明都只是清秀的五官拼凑在一起却有一种令人痴狂的风流,这样可爱的笑容却能异样的触动人心。他见过如此多的女子,却只有这位,甜的令他有点痴了。他微微侧首,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六妹,还愣着做什么?碍着人家花前月下吗?”林玉瑜显然有点失控,竟说出了这般直白的话。

这话一出,连林玉瑶这般淡然的人也淡定不了。当下红了脸,不再言语。

龙泽望着众人远去的身影,怔怔的还有些发呆。此时一道倩影挡住了视线,正是林玉瑶出了帷幛。她一双眸子水气氤氲,透露出雨后清晨般的清丽。

“玉瑶,近来可好?是否想我了呢?”他回过神来,嘴角勾着坏笑,半倚在亭柱子上,放荡不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