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海棠春》海棠春舍小说 BG文 海棠春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19-12-03 08:03:48

《海棠春》海棠春舍小说 BG文 海棠春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海棠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肖耳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邵长韫,张叔

《海棠春》为肖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如今且说邵长韫借故出了内宅,自往外书房而去。 彼时,夜色已沉,一轮朗月徐徐升起,斜挂天边。月色如霜,澄映清辉,世间诸物恍若也镀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今且说邵长韫借故出了内宅,自往外书房而去。

彼时,夜色已沉,一轮朗月徐徐升起,斜挂天边。月色如霜,澄映清辉,世间诸物恍若也镀上了一抹清浅银霜。

张靖启门进来,见邵长韫独坐椅间,便低声问道:“爷当真要将那个物件托付于廉王吗?”

邵长韫闻声,微微点首作答,并不开口搭言。

张靖见邵长韫意态闲散,不由急言道:“爷,此时趁着廉王未至,尚有回环之地。爷当真不再考虑一下了吗?说不得还有别的选择。”

邵长韫侧首看向张靖,徐徐反问道:“那张叔觉得我该作何选择呢?”

张靖未曾想邵长韫会反问于他,面上倏然一愣,粗声回道:“就算爷瞧不上那康王,不愿扶持与他,老奴尚能理解。可那淮王,爷为何不再考虑一下。咱谢邵两家联姻之后,咱们邵家就算再不涉及党争,在这世人眼中,也隶属那三皇子一派。既是如此,爷何不将那物件与了淮王,也好做个人情。以后,这淮王必也格外看重咱们邵家。”

张靖言及此处,言语一顿,颇有些不服气道:“可爷偏生选了那淮王,这淮王一无权二无势的。于朝政之上,又素来没有什么作为。若依爷所言,平白将此物托付于他,老奴实在是不放心。”

“张叔所言,倒有几分道理。”邵长韫微微颔首,口中话锋却陡然一转,沉声道:“依照目今形势,确如张叔所言。可张叔却忘了,这朝堂风云,瞬息万变。此刻风平无波,却不代表这将来也是晴空疏云。”

“爷此话何意?”张靖不解道。

邵长韫浅浅一笑道:“若打个比方,目今这朝堂局势,就如同这水中行舟。”

“水中行舟?”张靖口中嗫喏了两句,却仍不解邵长韫何意。

邵长韫温言解释道:“舟行于江河,不因水上山高而阻断行程,却因水底暗礁,而致使舟毁人亡。如今这朝堂形势亦是这般,此山虽高,却比不上这水中礁来的狠绝。张叔且等着瞧便是,这廉王……日后也不是个善茬。”

张靖抓了抓发梢,迷茫道:“爷说的这些,老奴也只能堪堪听得懂大半。既然爷心中有了章程,那老奴便不再多言了,一切全依爷的主意。”

邵长韫双眸微眯,饮尽盏中余茶,叹道:“若是太平之时,也就罢了。一旦风起,便是抄家灭族的祸患。今夜,若能说得通廉王。日后时机一到,张叔一定要将那个物件亲手交于廉王手中。此事甚重,张叔万不可忘记。”

张靖敛容整袂,长揖到底,恭敬说道:“老奴必不负所托。”

话及至此,邵长韫长眉轻展,浅笑道:“此物若能脱手,也算是一件益事。”

“早该如此了。”张靖抚须应了一声,抬眼瞧了瞧外间天色,替邵长韫撤下案上残茶,不禁担忧道:“爷,都这个时辰,廉王他当真的会来吗?老奴总觉得这心里空荡荡的。”

邵长韫阖目端坐于椅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语调平和道:“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算算时辰,也差不多了。”

“这时辰虽到了,可这……”张靖来回踱步两圈,犹不放心道:“因着那陈启身死,这萧帝对咱们府里的监视愈加严密起来。廉王此时而来,难保萧帝不会发现。”

“廉王若是连这小小眼线都避不开,也当不起那个物件。”

“老奴这也是心里不落底。”张靖干笑道。

倏然,邵长韫唇角勾起一丝清浅笑意。他敛袖起身,轻言说道:“张叔,备茶待客。”

话犹未落,便听得房门吱嘎一声闷响,一个通身笼于黑色斗篷之下的人影自门后缓步进来。待其取下遮面帽兜,赫然就是那如时赴约的廉王萧辕。

萧辕神意自若,笑道:“本王在张叔眼里,难道就是个不遵承诺的小人吗?”

“不是,是老奴失言。”张靖瞬时红涨了老脸,心怀愧意。正要跪下行礼,便叫萧辕一把扯住。

萧辕展眉笑道:“今儿不论君臣,本王是以朋友之身前来拜会兄长。您老是前辈,小子当不起这一拜。”

“可……”张靖嗫喏不知言何。

“既然王爷道明了立场,张叔也不必过意不去。”邵长韫轻笑一声,又嘱咐张靖道:“劳烦张叔在屋外守着,一应人等不得接近书房。若有事情,我自会唤你。”

“是。”张靖恭声应下,替两人上过新茶,便退步出了书房。自立于廊檐之下,替两人把风。

邵长韫叠手行了常礼,便将萧辕让到了首座,自己则侧身坐在了下首。一时坐定,两人默然相对了半晌,屋内悄然无声。

萧辕当先开口,打破了沉寂,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长韫兄邀本王私下相见,可是有什么事情要本王相助。”

“无事便不能相邀王爷过府一叙吗?”邵长韫反问一句,唇侧勾起一丝几不可闻的讥讽,转瞬便隐于面上的波平风静之下。

“哦,长韫兄总不是来请本王喝茶的罢。”萧辕转动着案上茶盏,发出一阵深深的叹息。“只闻这茶香,便知是今年新出的碧螺春茶。茶是好茶,只是……”

邵长韫摩挲着手中茶盏,徐徐说道。“王爷何必事事皆求个因果。长夜漫漫,你我两人剪烛长谈,岂不妙哉。”

萧辕手中拨动茶盖的动作一顿,淡淡笑道:“怕只怕长韫兄有这个闲情,本王却没有这个工夫相陪。”

“在下素闻王爷一向闲云野鹤、与世无争,怎会连个月夜长话的闲时都没有呢。难不成是在下鼠目寸光,只窥得冰山一角。”邵长韫目光炯炯,不答反问道。“还是说,王爷另有图谋呢……”

“哦,这是哪里来的闲言碎语。若是一个不慎,传到了父王的耳中。那本王这个不受宠的皇子,岂不是连现在这个廉王都没得做了。”萧辕怎会不知邵长韫有意试探,遂顺了他的话头接言说道。

“若是王爷之意本就不是这区区王爵之尊呢。”邵长韫试探道。

萧辕自嘲道:“呵,这倒是个笑话儿。本王出身卑贱,于朝政之上一贯平平,又无甚作为。改日,能保个王爵虚名,便是圣上格外垂爱了。”

“甘于屈居人后,可不像是王爷的行事做派。”邵长韫轻叩案几,笑道:“枝头残叶将落,难道不是王爷持杆击之所至。”

萧辕闻言,手中茶盖倏然跌落,激起一声叮铃脆响。他眸色幽沉,缓缓直视着邵长韫的双眸,半晌未曾言语。

欲知邵长韫此言何意,且听下回分解。

《海棠春》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